社科網首頁|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我的位置 > 首頁 > 著作推薦
鄭萍:不破哲三夫人回憶錄評析

 

《無悔之路——與不破哲三共同生活》(上田七加子著,鄭萍譯,中信出版集團20184月出版)是日本著名政治家、馬克思主義理論家、日本共產黨領導人不破哲三先生的夫人上田七加子女士撰寫的回憶錄,日文版由日本中央公論新社于20124月出版,中文版于20184月由中信出版集團出版。該書以作者的親身經歷為線索,不僅講述了其個人與不破哲三的奮斗歷程、生活經歷,還見證和描述了日本從“二戰”到今天的歷史,映現了當代日本社會的今世前身。因此,它既是個人的傳記,也是時代的記錄。全書文筆清新,貼近生活,自然生動,娓娓道來,故事性與可讀性都很強。

不破哲三,原名上田建二郎,1930126日生于東京。不破哲三是筆名。關于這個筆名的由來,這本書有權威解釋。1947年,不破哲三還在讀高中時,就加入日本共產黨,從此走上了一條反對天皇制度、反對軍國主義、反對對外侵略戰爭、反對對內殘暴專制,主張主權在民,為普通民眾謀取幸福和探索馬克思主義真理的無悔之路。直到今天,不破哲三依然活躍在馬克思主義的理論前沿,筆耕不輟。

一直伴隨在不破哲三身邊,始終支持其所從事的進步事業的人,就是不破先生的夫人上田七加子女士。

上田七加子也是日本共產黨的老黨員。而且,早在結識不破哲三之前,她就獨立地加入了日本共產黨。在這本書中,七加子向讀者介紹了她是怎樣從一個從“軍國少女”轉變為日本共產黨員的。她在書中憤慨地說:“對于那些悍然地發動戰爭、據一己之私而全然不顧犧牲國民生命、持續爭戰的體制和政治以及那些指揮者,我至今仍不禁感到強烈的憤怒。”這一認識與轉變過程,既是一位日本普通少女擺脫日本軍國主義長期毒害教育的生命升華,也映現了日本軍國主義對日本社會與人民的毒害程度之深,以及日本社會與人民擺脫長期軍國主義毒害的艱難轉折過程,讓我們看到了“二戰”結束前后,日本整體社會的深刻變化。

通過此書,讀者可以看到,日本無條件投降之后,由于軍國主義在政治上的一朝崩塌,日本社會長期被軍國主義一統壓制的局面隨之解體。一時間,各種新思想、新知識像決堤的洪水,充斥著大街小巷。這種局面,是“二戰”結束之前的日本社會所無法想象的。在強大的驅逐軍國主義的潮流下,日本共產黨開始重建,并作為合法政黨開展活動。親歷了戰火傷痛的七加子,了解到日本共產黨在戰爭中堅持反戰的宗旨與經歷,體認到日共所高舉的“主權不在天皇而在國民”“和平最重要”“男女平等”等旗幟,不僅“十分新鮮、具有魅力”,而且代表了真理。特別是讓全體國民享有選舉權的主張,更是軍國主義統治下普通民眾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原本出身于“無產階級”的七加子,從樸素的階級立場與感情出發,進而經過認真比較與思考,抱著“創造更加美好社會”的理想,于19487月,以19歲尚在學校讀書的年齡,義無反顧地正式加入了日本共產黨。

入黨后,七加子幾乎沒有猶豫,立即就成了一名黨員積極分子。她不僅主動參加基層組織的各種學習會,提高自身的黨員修養,而且還在電車中發送黨的宣傳手冊,到工廠演出,到街頭演講,參加政治集會,可謂“哪里插著紅旗,就奔向哪里”。經過不懈努力,19493月,七加子畢業后,開始成為一名職業革命家,在日本共產黨東京都某地區委員會任職。

成為共產黨員,無論對于不破哲三,還是對于七加子,都是徹底改變命運的關鍵選擇。戰爭結束前,他們一位是“軍國少年”,一位是“軍國少女”。由于日本軍國主義的殘酷鎮壓,創立于19227月的日本共產黨在“二戰”結束前一直處于非法地位。日本軍政當局對日本共產黨的政策就是嚴酷鎮壓和迫害。戰后,呼吁“重新審視共產黨”的聲音,匯聚為不可阻擋的風潮。在這一進步風潮鼓動下,許多與七加子和不破哲三擁有相同經歷的日本人加入日本共產黨。由于日本共產黨代表了人民的根本利益,因此成長得非常迅速。194512月召開第四次黨大會時,參會黨員還只有1813人。時隔三個月,到19462月第五次黨大會時,它就發展到了6000多名黨員。19491月舉行眾議院大選時,黨員更超過10萬人。根據20127月日共中央委員長志位和夫在慶祝建黨90周年紀念大會上演講所發布的數據,日共當年擁有黨員318000人。這在資本主義國家是絕無僅有的。

但是,通過此書可以看到,日本共產黨在“二戰”后的發展絕非一帆風順,而是經歷了艱難曲折。七加子談到,走出校門、進入黨的地區委員會工作不久,她便遭遇了“浪漫理想”與殘酷現實之間的矛盾。隨著冷戰的開始,美國占領軍對日本的控制也在強化。于是,在日本國內出現了所謂“赤色整肅”的反共運動,許多共產黨員及其支持者被從政府機關及重要企業中清除。同時,在國際共產主義陣線內部,也出現路線之爭。日本共產黨所主張的“占領下的和平革命”路線,受到批判。在此情形下,日共內部的分歧與爭論在所難免。其結果是日共的分裂。這對于七加子這些年輕的普通黨員來說,感受到的是迷惑與不解。但是,七加子并沒有在迷茫中選擇脫離共產黨,在理想和信念上沒有絲毫的動搖。她做了一個非常正確的決定,那就是“重新回到原點”,走進工廠,去實際了解工會和工人運動的情況。七加子的這一舉動,體現了共產黨的本質屬性,是非常了不起的。

19504月,七加子走進一家鑄造工廠。工人們用歌聲對她的到來表示歡迎。她全力以赴,在火熱的工人運動實踐中磨煉自己、探求真知。她參加了勞資雙方的集體談判,為提高工人工資、獎金,與資方據理力爭。她著手建立婦女懇談會,為女職工的特殊權益奔走呼吁。她組織工人和農民交流會,還不顧警察鎮壓,參加工人游行,重組被破壞的工會,去探望被捕的同志,等等。一位熱情、果敢、堅毅的青年共產黨員形象,展現在工人們面前。

通過這些活動,七加子真正了解到基層工人的真實狀態。她發現,工會主席不喝酒壯膽,根本就不敢向資方提要求,因為他自己也要養家糊口,也擔心失業。這個事例深深觸動了七加子。此外,資方也并非鐵板一塊。其中有一位經營者私下里向七加子推薦待遇更好的工作。他這樣做并非是要拉攏或賄賂七加子,而是因為此人的弟弟戰前因參加左翼運動被捕后死在了獄中。事實上,此人很同情共產黨。這些事例讓七加子懂得,必須深入到人民中去,具體問題具體分析,“以國民的視線”去處理具體問題,不能搞僵化教條。結果,工人們組建工會,不去找“勞政事務所”,而是下班后找她來商量。她深深感到,工人們之所以這樣做,不是由于她工作做得多么出色、大道理講得多么透徹,而是由于她肯把自己的盒飯拿出來與工人們共享。換言之,是由于她更接地氣。

有組織地領導工會運動,是“二戰”后日本共產黨的重要工作。19466月,各種工會已經從戰爭結束時的零個發展到約1.2萬個,工人的組織率超過40%。當時,日本共產黨領導的全國性工會組織“全日本產業類別勞動組合會議”約有會員163萬人,相當于社會黨領導的工會組織的兩倍。七加子在基層工人中活動時,不破哲三則在基層的鋼鐵聯合工會工作了11年,為維護工人階級利益做了大量工作。日本當代工人運動史,凝聚了不破夫婦的辛勤汗水。

19533月,七加子與不破哲三結婚。婚后,七加子并沒有像許多日本婦女那樣,成為地道的家庭主婦,而是繼續為黨的事業而奮斗。1956年,由于過度勞累,她病倒了,不得不辭去黨的地區勞聯的工作。1959年,大女兒出生后,她把自己的活動平臺轉移到社區。社區活動既繁瑣、又細碎,但七加子一如既往地充滿熱情,從未生出嫌棄之意。她參與并領導居民自治會,與相關部門交涉,維護居民權利,爭取改善生活環境。她參加反對《日美安保條約》的運動,要求在居住區建設幼兒園和小學,為兒童爭取免費疫苗注射,反對公立學校收取贊助費,反對電車票漲價,要求嚴管水質檢查,等等,可謂于細微之處見其擔當精神。女兒上小學后,七加子重返日共領導的婦女運動第一線,擔任“新日本婦女之會”的基層支部書記和常委,組織科學社會主義讀書會等,吸引了不少社區居民。

戰后的日本共產黨,為推進民主革命,一貫與各領域的群眾團體聯合斗爭。站在人民斗爭的前列,為人民的利益奮斗,七加子用自己的具體行動,踐行日共的宗旨,取得了切實的成效。

七加子的社會活動隨著不破哲三的職務變化而變化。1969年不破哲三首次當選眾議院議員、1970年被選為日共書記局長之后,七加子的主要工作開始轉為輔助丈夫。她坦承,她花費體力和腦力最多的是輔選工作。為參加選舉,他們把家搬到東京的一處平民區。為吸引選票,七加子付出了非常艱辛的努力。她細致入微地留意與小區居民溝通感情、建立信任關系,挨家挨戶宣傳選舉主張,還要協助區議員、都議員、知事、參議院選舉,甚至要在選舉區內參加紅白喜事,等等。除勞神費力外,七加子還面臨一個很特別的困難。由于各種反共宣傳,一些老百姓對共產黨有誤解。還有些人由于害怕,不敢與共產黨的候選人接觸。為破解這個最令人頭痛的問題,七加子采用的方法就是熱情加真誠。她放下身段,使用老百姓的語言習慣進行交流,走街串巷,不惜磨破鞋底,也不惜因為喝家家戶戶的敬茶而脹肚。就這樣,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不破在首次當選時就獲得52560張選票,得票率為14.4%;第二次參選時獲得78959張選票,得票率為21%,支持率從第4位上升到第1位。首次當選以后,不破哲三連續當選11屆議員。

在書中,七加子講述了許多具體而生動的情節,再現了日本選舉政治的一幕幕實態。不破第一次參選議員時,在日本一般老百姓心目中,普遍認為議員就是“有錢人”,是“不同于百姓的先生”。因此,不破當選后,支持保守陣營的鎮議會委員感到納悶兒:“不破在鎮議會、地區業界,在哪兒都沒有后門,也沒有哪個團體力挺他,并且貌似也沒有錢。他怎么就當選了呢?”這個故事,既反映了資本主義社會所謂民主選舉中政商勾結的關系,也反映了日共參選活動的艱難。不破哲三這個從平民區里由平民選出的國會議員,其當選結果是對資本主義制度的嚴重沖擊,也凝聚了其夫人的功勞。

本來,七加子入黨不久就參加了日共中央委員會書記德田球一參選國會議員的輔選活動。此后,她與不破哲三共同經歷了11次眾議院選舉。這一過程之艱辛,未經歷者恐怕很難體會。七加子說,起初,她曾單純地以為,隨著選舉次數增加,支持者也會隨之穩固下來。但事實上,選舉深受當時局勢與政治形勢的影響。一旦日本共產黨勢力增強,馬上就會受到強烈攻擊。敵對勢力總是試圖壓制日共,不能容忍它得到人民廣泛支持。不破在選舉中一直穩定上升的得票率,曾經在第5次當選時,與后一位當選人之間的得票數被追近到相差4000票。

“二戰”結束后,由于日共深處既存留軍國主義傳統又深受美國控制的資本主義環境中,因此生存已屬不易,發展也就愈加艱難。在這種情況下,日共堅持獨立自主的立場,不斷調適自己的主張,以求不僅在日本社會得以生存,而且得到發展,最終實現走向社會主義的目標。1958年,他們提出“爭取和平革命”的道路主張,并力圖通過議會選舉來達到這一目標。對這一路線與政策選擇,曾經發生很大的爭議。但值得注意的是,日共的這一選擇,確實獲得很大成果。以它在眾議院議席推移的情況為例,1946年大選曾獲得5個席位,占464個總議席數的1.078%1949年則創下“二戰”后首次大選當選35人的成績,占466個總議席數的7.511%,而1952年卻遭到全盤失敗。到不破哲三參選的1969年,卻又回升到14個席位,占486個總議席數的2.881%1972年更是增加到38個席位,占491個總議席數的7.739%。這一曲線脈絡,是很說明問題的。20世紀90年代以后,抑制共產黨發展的勢頭昭然若揭。“改惡”選舉制度,使之更加有利于執政黨便是一個途徑。1994年起開始實行的小選區和比例代表并立制的選舉制度便反映了這一點。進入21世紀,特別是2003年以來,日本以財界為中心,公然掀起了“建立兩大政黨體制”運動,試圖建立“最強的反共體制”,使得不能立即執政的政黨被排除在選舉的選擇范圍之外,這無疑加劇了日本共產黨的困難處境,因而在當年的大選中,日共只獲得9個席位(總議席數480個,占1.875%),這被稱作選舉制度“大改惡的結果”。這當然是一個令人遺憾的結果,但考慮到蘇聯東歐劇變后整個世界格局的變化情況、世界社會主義運動普遍處于低潮的大背景,以及日本國內排斥共產黨勢力的強勢,也不能不說依然是一個了不起的成績。之后的日共依舊在積極探索參與選舉的對策。20159月日共提出建立“國民聯合政府”的想法,在2016年夏季舉行的參議院選舉中,又倡議“在野黨共斗”,呼吁在野黨推舉統一候選人,以對抗實力雄厚的保守執政勢力。最終,包括共產黨在內的4個在野黨以及市民團體聯合力量,向“在野黨共斗”切實地邁出了第一步,成為戰后具有歷史性意義的一次選舉。

日共的政綱,遵循了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即在高度發達的生產力基礎上建設社會主義。但基于日本的政治與社會現實以及日共自身的實際情況,它只能通過促使資本主義對社會建設與福利制度的加強,來具體體現自己的政綱。從七加子的自傳,我們可以了解到,在實際操作中,日本共產黨積極推薦候選人參與國家及地方議會選舉,以期掌握行政資源。但跌宕起伏的選舉結果背后,透露出在現行資本主義框架內,通過獲取議會多數的途徑實現社會變革,其過程不僅艱辛曲折,而且會非常漫長。

七加子在回憶錄中介紹了不破哲三代表日共在國會綜合提問中提出的幾個問題。1974年,不破提出“美國核潛艇的核泄漏調查”問題。他通過縝密調查和分析,嚴厲揭露田中角榮內閣利用不真實的調查數據來證明核潛艇的“安全性”,欺騙國民,從而促使日本政府在成立新的調查機構之前的183天,中止了美軍核潛艇在日本靠岸。此外,不破還披露了日本和美國之間的核密約問題,指出了地震與原子能發電站之間的問題。七加子說,當今的日本,媒體幾乎每天都在報道與核電相關的問題,但實際上沒有一樣是新東西,那全都是當年不破在議會提出并預見到的問題。

不破在國會中還提到撤銷美軍基地問題、物價問題、過勞死問題,等等。通過這些問題,人們可以知道,凡是關乎國計民生的問題,日本共產黨總是挺身而出,站在前列,大聲疾呼,采取行動,與資產階級政權頑強抗爭。到2003年辭去議員為止,不破哲三在國會先后與18位日本首相進行過交鋒。他提出的許多問題,不僅在當時引起社會高度關注,而且至今仍被廣泛關注。

上田七加子與不破哲三這對革命夫妻自相識以來,相濡以沫,風風雨雨走過60余年。他們從未改變共同擁有的理想信念與人生目標,從未改變堅貞不渝的愛情。正如他們在結婚誓言中講的那樣:“我們兩人在此結婚,宣誓永結同心,終生相依,并齊心合力,為世界的和平與解放大業,更加竭盡全力不懈奮斗。”這或許也是日本32萬共產黨員的共同心聲。如果把七加子夫人的回憶錄與2011年出版的不破哲三自傳《時代的證言》一并閱讀,將會更全面地從理論和實踐、政治的前臺和幕后等多個方面,進一步了解并把握日本共產黨的戰后運動歷史,也可以更加深入和細致地認識日本的當代史與當代社會。

七加子夫人的這本自傳,還可以作為一本生動的、簡明通俗的民俗史作品來品讀。她筆下點綴出的日本民俗民風、人情世故,讓讀者有親臨其境之感。在富含女性感受的筆觸營造的柔和婉轉氛圍中,作者把你不知不覺帶到了全書的尾頁,讓你了解了日本的政治、經濟、文化、社會的種種變遷,最終,還有意猶未盡之感。全書從女性視角,作為人生的長輩,圍繞女性、愛情、婚姻、家庭、事業等方面,也提供給我們諸多極富睿智的啟發。

 

(作者單位:中國社會科學院馬克思主義研究院)

網絡編輯:彩虹

發布時間:2018-07-27 08:36:00
彩神-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