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網首頁|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我的位置 > 首頁 > 中國近現代史基本問題
揭秘:毛澤東、蔣介石“同居”的一天兩夜

 

  毛澤東要去陪都重慶和蔣介石談判的消息一傳開,就像一陣狂風刮過了黃土高原,人們的心頭再也無法平靜。

  如何保證毛澤東的人身安全,當時已成為全黨最擔心的頭等大事。

  唯一可行的辦法是選派最忠誠、最勇敢、最機警和富有犧牲精神的人,形影不離地跟隨著毛澤東,以保護他平安歸來。

  誰最適合承擔這樣復雜而又艱巨的任務?當時中央社會部部長康生和副部長李克農一起來到毛澤東的窯洞。康生一連提出幾個人選請毛澤東選擇。

  毛澤東聽完,沉吟片刻后問道:你們那里不是有個陳龍嗎?

  “有。只是這個同志的脾氣不好。康生答道。

  “聽說他帶兵打過仗?毛澤東沒有理會脾氣問題又問道。

  “在東北抗聯當過參謀長,我們有時還叫他將軍呢。李克農連忙介紹情況。

  “那么還是去個武的吧。毛澤東略作思忖作出了決定。

  中央社會部與黨中央同在棗園辦公和居住,毛澤東很熟悉這些同志們,他獨具慧眼,心中早就有了明確的人選目標。

  回到社會部,康生和李克農立即把陳龍找來,向他當面交代了這項在中國保衛工作歷史上最重大、最艱巨的使命。

  他將化名陳振東,以主席秘書的身份,在周恩來同志領導下,全面負責毛澤東人身安全的保衛工作。

  李克農還特意提到,這是毛澤東親自點的將,并解下隨身佩帶多年的左輪手槍送給了他。

  撫摸著帶著首長體溫的手槍,陳龍的心情十分激動,領袖的信任,首長的囑托,在心頭燃起一團烈火。

  他語氣堅定地向首長保證,就是拋頭顱、灑熱血,豁出命也要保衛主席的人身安全……

  28日下午,毛澤東率眾抵渝,入住曾家巖的張治中公館。

  晚七時許,毛澤東、周恩來、王若飛和陳龍、龍飛虎、舒光才等人乘坐蔣介石派來迎接的幾輛小汽車,前往蔣介石的官邸——林園。

  掩映在綠樹叢中的林園,戒備森嚴,除了門崗和院內游弋的巡邏隊,差不多隔十來步就可以看到一個全副武裝的憲兵。如果說這里是官邸,倒不如說是兵營更恰如其分。

  蔣介石今晚以東道主的身份,宴請毛澤東,名曰洗塵

  宴會廳里燈火輝煌,電扇飛轉,多少年在戰場上打得難分難解的國共兩黨領袖,今晚奇跡般地坐在了一起。

  通常,在宴會桌的一端,只有一把椅子,那是蔣介石的專座,以表示一個黨、一個領袖的至高無上的權威。今晚,他不得不破例再擺上一把椅子。

  這些年來,為取毛澤東的首級,他曾幾次發出數十萬大洋的懸賞。而今晚就是這位毛澤東卻坦然自若地走進總統官邸與他肩并肩坐在一起,個中滋味大概只有蔣介石一人知道。

 因為蔣介石最近正在鼓吹什么新生活運動,宴會的酒食飯菜安排得極為普通。就是這樣的飯菜,對延安來的人也算是豐盛的。只是苦了陪坐的赫爾利、魏德邁、張群、陳誠、吳國楨、蔣經國等一群達官貴人。

  斟上了第一杯茅臺酒,蔣介石首先站起舉杯祝酒,宴會算是正式開始。

  在大宴會廳的一側還有一個小廳,陳龍、龍飛虎、舒光才、顏太龍等人被安置在那里,由蔣介石的侍衛官們陪著吃喝。

  大概是為了向延安來的土包子顯示威風和闊氣,那個在機場上照料一切的陳希曾穿了一套新軍裝,還特意宣揚他的手表帶、紐扣、連皮靴上的刺馬針都是金的。

  他低估了這些來自延安的共產黨人。

  看到這些人對黃金不屑一顧,陳希曾便伙同幾個侍衛官連連勸酒,他們的主攻對象當然是陳龍。看到陳龍連干幾杯之后,一個官階很高的侍衛官操著一口濃重的浙江味普通話問道:陳先生是哪里人?

   “東北人。陳龍答道。

  陳龍的回答大出此人的意料,他又問道:不對吧,毛澤東先生是湖南人,陳先生怎么會是東北人?

   “你們幾位都是浙江人吧?還可能都是奉化的。

  聽到陳龍的話,幾位侍衛官都連連點頭。

    “可我們這幾個人倒是天南海北,龍副官、舒副官、顏副官都是江西人,這里既沒有湖南人,更沒有湘潭人。

    “陳先生說的未必是實情。一位侍衛官用挑釁的口氣說。

    “你們聽我的口音,還有,我們東北人小時候要睡頭,后腦勺是平的,這些畢竟都是實情。陳龍從容地答對著。

    又有幾個人向陳龍敬酒,他們想把陳龍灌醉,希望他能在酒后吐真言,不然讓他出點兒洋相,也可以把共產黨丑化一番。

    看到陳龍又喝了幾杯,陳希曾又問道:陳先生一定與毛先生沾親帶故,不然何以能擔任衛士長重任?

    陳龍笑了笑:我與毛主席一不沾親二不帶故,所以能擔任秘書職務是因為我會炒菜。

    “什么?炒菜?陳希曾的驚訝不僅表現在臉上。

    “是啊,炒菜。陳龍笑著用兩手比劃揮動菜勺的姿勢。

    “那毛先生喜歡吃什么菜?陳希曾立即追問,大概他想打陳龍一個措手不及。

    “他喜歡吃的……”陳龍掃視了一下桌面,這里沒有,他喜歡吃辣椒炒苦瓜。

    幾位輪番敬酒的人陪干了幾杯之后,感到天旋地轉,有些支持不住了。有人估算陳龍至少喝了七八兩酒,可他依然是神清氣爽,談鋒穩健。由于兩頰染上了紅暈,越發顯得他雄姿英發,氣度不凡,陳希曾不由得暗暗佩服陳龍的海量。當陳龍端起杯要給他們敬酒的時候,幾個侍衛官不禁連聲告饒。他們心里明白,論口才,論酒量,都不是這位陳衛士長的對手,如果再喝下去,出洋相的倒可能是自己。

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這一場在中國近代史上稱得上是最高層的宴席,只進行了一個多小時便宣告結束。

    天色已晚,主人盛情地留毛主席等人住在林園。

    林園有幾幢在當時稱得上豪華的樓房,毛澤東被安排在二號樓,周恩來、王若飛住在三號樓。

    未等毛澤東等人走進房間,陳龍等人已經把住房的一切陳設都仔仔細細地查看了一遍。接著周恩來又進房間檢查一次,他看了床上、床下,連枕芯也取出來看了看,嗅了嗅,又在椅子上坐了一會兒。

    “從現在起,你們要保證這里不要離人,周恩來嚴肅地作交代,也不要讓別人進來。

    陳龍對警衛工作做了認真的分工,在警衛毛澤東住處的同時,還要派人去警衛周恩來和王若飛的住所。

    毛澤東來到屋中風趣地對大家說:我們真是深入虎穴了,看這次能不能弄點兒虎子回去。

    大家都笑了。

    周恩來朗聲說道:我看只要努力,總有可能。

    “在老虎身邊睡覺,你們怕不怕?毛澤東環顧大家問道。

    回答這句話并不難,喊一聲不怕比什么都容易。可是要說真心話——大家都有點兒七上八下的。

    “我原來是有點兒怕的。毛澤東語氣輕松地說,既然人家如此熱情招待,我覺得跟老虎挨得近了,反而有安全感。這叫旅途勞頓,休息一日,就住一兩夜吧,以后還是要回紅巖村去。

    “跟老虎挨得近了,反而有安全感,這是一句充滿辯證和哲理的話,陳龍覺得心里受到鼓舞。

    “住就住!看看他敢怎樣。陳龍看毛澤東已經上床,便把龍飛虎叫到房外,憤憤地說道。

    舒光才被安排在毛澤東房間打地鋪。

    顏太龍、齊吉樹重點照顧周恩來、王若飛住的那幢樓。陳龍和龍飛虎就在毛澤東房間外面的沙發上假寐。

    假寐就是閉著眼睛,讓耳朵來捕捉四周可疑的聲音。

    半夜時分,隨著一陣雜亂的腳步聲,幾名巡邏憲兵走到樓前。

    陳龍和龍飛虎微瞇雙眼,裝著打鼾,雙手都慢慢地伸到衣中,摸到了頂著子彈的槍柄。

    腳步聲停止了,憲兵們隔窗駐足向里面觀望。偏偏這時,一群蚊子飛到陳龍和龍飛虎的臉上,盡管咬得令人難以忍受,為了表明睡得香甜,卻不能用手去轟。

    腳步聲漸漸走遠了,陳龍和龍飛虎長吁了一口氣,睜開眼睛,驅趕著成群的蚊子。

    天快亮的時候,又走來一隊憲兵,兩個人又裝了一陣熟睡,直到憲兵離去。

    天終于亮了,不眠之夜總算熬了過去。毛澤東走出房間,信步向院心走去。

    陳龍陪著毛澤東踏著小路,向埋葬著國民黨政府前主席林森的那片樹林深處走去,龍飛虎、舒光才在距離十多步的后邊跟隨著。

    剛走過林森墓,前面走來幾個人,為首的是蔣介石,他也是早晨出來散步,呼吸新鮮空氣的。

    誰也未料到這兩個人會在這條狹路上相逢。

 起初,雙方都因突然和意外而顯得有些尷尬。但是,兩位政治家很快掩飾了這種情緒,向對方伸出了手。

    不遠處有一個圓形石桌,幾個石礅,兩個人互相謙讓幾句便走過去坐了下來。

    陳龍和跟隨蔣介石的三個衛士都退到兩側,相互留神地注視著對方。他們成了國共兩黨領袖首次談判的目擊者。

    毛澤東和蔣介石先談天氣,都說天氣很好。接著又問對方起居情況,都說昨夜睡得很熟(這兩個觀點雙方倒是完全一致)

    接著蔣介石說起今天的日程安排,上午由張治中來商談會談程序。下午他將率政府談判代表與中共代表首開談判……

    因為29日下午的談判結束得很晚,毛澤東仍然住在林園。

    陳龍和警衛人員在白天沒有機會合眼,夜里只能假寐,還要巡邏,只要毛澤東在這里住一天,就要堅持這樣做一天,至于這樣下去,身體是否能夠支持得了,誰也未去考慮,因為這是保衛主席安全的需要。

    吃過晚飯,毛澤東在燈下看報,陳龍坐在主席對面,從這里還可以望見樓前的院子。突然,電燈滅了,整個樓里一片漆黑。陳龍立即站到毛澤東身邊,在外面警戒的龍飛虎、舒光才也疾步跑進屋中,環站在主席的周圍。

    來到重慶,陳龍就聽說過,重慶是天不晴、路不平、燈不明,但是,在總統府里停電,這倒是他們萬萬沒有想到的。

    剛剛點上蠟燭,窗外便閃過幾道手電光,影影綽綽看見幾個彪形大漢朝這邊走來。

    陳龍低聲命令:注意!”幾個人同時伸手握住了腰間的槍柄。

    有人在門外粗聲粗氣地喊了聲:報告!”

    毛澤東輕輕揮了下手,陳龍應了一聲:請進。

    一個全副武裝的侍衛官闊步走了進來,敬了個舉手禮:蔣主席來看望毛先生。

    毛澤東微微一笑:歡迎!”說著站了起來。

    可是這位侍衛官還不退回,他站在那里打量著陳龍等人:毛先生在這,請其他各位回避一下。

    陳龍不滿地盯了他一眼,身子卻向主席靠近了一步。

    毛澤東泰然地向龍飛虎和舒光才揮了一下手:你們出去吧。

    龍飛虎和舒光才對毛澤東的話有些不解,遲遲不動。

    毛澤東又揮了一下手,笑著說:你們不出去,人家可能不敢進來。

    顯然,他們已經知道這些警衛人員都是身帶雙槍的神槍手。

    龍飛虎又望了望陳龍,陳龍暗暗地點了點頭,兩個人只得怏怏退出。

    陳龍一直站在毛澤東身邊,作為秘書,他是有理由留下的。

    窗外、門外已經站滿了警衛憲兵,幾個侍衛官簇擁著蔣介石走了進來。

    也就在這一剎那間,就像方才突然熄滅一樣,電燈又突然亮了。

    陳龍明白了,這是蔣介石(要不就是他手下的人)有意搞的一套鬼把戲,無非是給毛主席一個下馬威”!

    “卑鄙!”陳龍在心中暗罵一句。

    30日早晨,毛澤東和周恩來、王若飛等人乘車離開林園前往市區。

    兩天一夜,警衛人員沒打一個盹,他們是靠著耐力、意志和對領袖的忠誠才熬過來的。

來源:《陳龍傳》,修來榮著,群眾出版社20116月版。

網絡編輯:藍天微風

 

發布時間:2016-12-08 22:36:00
彩神-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