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網首頁|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我的位置 > 首頁 > 思想爭鳴
石敦國:歷史唯物主義對西方現代政治的去蔽

 

 

 

作為一種政治權力的組織和運行方式,西方現代政治通過資產階級革命建立和鞏固起來。同時,文藝復興、宗教改革和啟蒙運動等思想文化運動確立了西方現代政治的思想范式。文藝復興的人文主義使人取代上帝成為思想理論的出發點;宗教改革的因信得救原則把人變成了信仰主體,確立了宗教領域的主體主義;啟蒙運動弘揚理性精神,實現了理性主義與主體主義的統一。西方近代哲學的奠基者笛卡爾用“我思故我在”宣告主體主義和理性主義哲學的出場,康德哲學則全面地闡明了理性的認知和建構功能,人的理性代替了宗教神學全知全能的上帝。

西方現代政治的意識范式

人文主義、主體主義和理性主義思想范式下的第一個核心觀念是自由。人不是被動地接受由上帝所創造的世界,不是被上帝創造和安置的客體,而是憑借自己的理性能力成為認知主體和建構主體。理性和主體性的統一就是人的自由,自由就是人憑借自己的理性能力根據自己的意志對世界的建構。自由被認為是按照自己的意志行事的一種能力和資格。人文主義、理性主義和主體主義范式下的另一個核心觀念是平等,平等是指每個人憑借理性而具有相同的主體資格。隨著思想范式的轉變及其自由和平等觀念的確立,中世紀的神學政治論就被政治契約論取代了。政治不再被看作是源于上帝意志的等級秩序,而是理性的人們根據自己的利益協商同意的結果,政治的目的是處理自由和平等的人們之間的關系,確保人們能夠共存和每個人的自由得以實現。

西方現代政治的法治、憲政、選舉代議和分權制衡等制度是通過人文主義、主體主義和理性主義思想范式及其自由和平等觀念得到正當性辯護的。近代思想家認為,在自由和平等的個人之間必須實行法治,政治權力就是立法權和執法權。法律被看作是自由平等的個人得以共存和自由得以實現的條件,法治是通過限制人的自由而實現人的自由。西方現代政治體現了個人自由的目的性和政治的工具性。政治權力的組織和運行要根據憲法來進行,憲法對政治權力具有限制和約束作用,防止國家權力侵犯個人自由。每個人都直接行使政治權力在現代社會是不可能的,應當根據自己的利益選擇政治代表組織政府行使權力,這就是西方現代政治中的選舉代議制度。選舉代議制被認為是自由平等的個人的政治主體性和人民主權的實現形式。以孟德斯鳩為代表的政治思想家認為,為了防止權力集中和權力濫用而侵犯個人自由,政治權力應當被分割成立法權、行政權和司法權,三種權力各自獨立并相互制約,這就是西方現代政治的分權制衡制度。

馬克思的實踐范式與勞動敘事

馬克思用實踐范式取代了西方思想傳統的意識范式,因而用勞動敘事取代了傳統思想對人及其歷史的精神敘事,除去了西方傳統思想對人類歷史本質真相的長期遮蔽。在馬克思看來,人類歷史的前提和基礎是物質生活的生產,人類歷史就是物質生產發展和剩余勞動積累的歷史。生產力發展和剩余勞動積累導致了私有制的產生,社會形成了剝削階級和被剝削階級以及階級之間的對抗。剝削階級占有生產資料從而占有剩余勞動,并利用積累起來的剩余勞動組織自己的政治統治,私有制下的政治國家是維護剝削和統治秩序的工具。在資本主義生產方式下,資產階級占有生產資料并占有雇傭工人的剩余勞動,西方現代政治國家是資產階級進行統治的工具。人文主義、主體主義和理性主義思想范式及其自由和平等觀念,掩蓋了西方現代政治的本質,成為服務資產階級統治的意識形態。

馬克思用現實的人取代了西方近代思想乃至整個西方思想傳統的抽象的人。在歷史唯物主義視域下,人文主義的抽象的人是不存在的,只有一定物質生產階段和生產方式下的人;主體主義的主體是一種虛構,私有制生產方式下主體是占有生產資料和剩余勞動的剝削階級,而沒有生產資料的純粹勞動者只是被支配的客體。只有在社會主義社會,勞動人民通過國家和集體把生產資料從而把社會生產置于自己的支配之下,廣大人民群眾才成為主體。

理性主義的理性及其認知活動也是一種虛構。理性只能是一定生產方式下主體的理性。私有制下的剝削者和統治者的理性,是對占有生產資料和剩余勞動的可能性和條件的認知。理性的封建貴族認識到,占有土地并把農奴置于人身依附關系之中,才有可能占有農奴的剩余勞動。資產階級的理性具有康德所闡述的理性的認知和建構功能,把自然界和社會都變成資產階級積累剩余勞動的條件,并且把政治權力的組織和運行置于自己的支配和控制之下。當無產階級作為一種政治力量登上政治舞臺而成為政治的主體,從而成為自覺的歷史主體時,純粹勞動者階級才具有了自己的理性。剝削階級的理性是對占有生產資料和剩余勞動的可能性和條件的認識,無產階級的理性則是認識一切剝削和壓迫得以被消滅的必然性和條件,以及如何把剝削和壓迫無產階級的條件變成無產階級和人類解放的條件。

既然只有一定生產方式下的主體和理性,那么也就只有一定生產方式下的自由和平等,自由屬于那些占有生產資料從而占有剩余勞動的人。在資本主義社會,占有生產資料從而占有剩余勞動的自由屬于資產階級。只有在社會主義社會才有廣大勞動人民的自由,勞動人民運用積累起來的全部條件自由地發展。

資本主義與現代西方政治的實質

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的特殊性在于,資本家和雇傭工人在形式上是自由和平等的交換關系,這種關系掩蓋了資本家對工人的剝削和奴役。西方近代的思想范式和自由平等觀念以這種形式上的交換關系為基礎,因而是為資產階級的剝削和統治服務的意識形態。商品交換的形式自由掩蓋了實質的強制和奴役,形式的平等掩蓋了實質的不平等。

資本主義經濟逐漸發展成為一種自足的權力體系。工人對貨幣的依賴代替了農奴對封建貴族的人身依附,資本家用貨幣的統治代替了封建貴族對農奴的人身強制。在資本主義社會,剩余勞動的積累不需要政治暴力的直接參與,資本家對工人的統治表現為物即貨幣的統治。

資本主義經濟權力的自足性使得資產階級不需要直接掌握政治權力,選舉代議制就是一種必然的和最適合的政治統治形式,有利于資產階級支配和控制政治權力的組織和運行。當資本主義經濟權力的自足性充分發展,從而當資本能夠支配整個社會時,有限的選舉制就變成了普遍的選舉制。資本權力的自足性使得政治淪為一種純粹的形式,而政治的內容則為資產階級的利益所規定,選舉代議制就成為一種純粹的政治游戲。西方現代政治的分權制衡制度是資產階級對政治權力的一種控制方式。不直接掌握政治權力而又要控制政治權力的資產階級,通過政治權力內部的分立和對立,加強政治權力的形式化和政治對經濟的從屬性,維持資本權力的自足性和資產階級對工人階級的統治。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報》2020916

網絡編輯:靜穆

發布時間:2020-11-06 23:24:00
彩神-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