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網首頁|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艾四林:脫貧攻堅:體現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制度優勢
  

    馬克思主義博大精深,歸根到底就是一句話,為人類求解放。反貧困無疑是馬克思主義應有之義。馬克思恩格斯深入研究了資本主義社會無產階級貧困問題,分析了貧困的根源、類型和解決的途徑,形成了系統的反貧困理論。在馬克思恩格斯那里,社會主義是在資本主義充分發展基礎上的一種更高級的社會形態,因此,馬克思恩格斯沒有也不可能對社會主義制度下的貧困問題進行研究。我國處于并將長期處于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在經濟文化落后的國家建設社會主義,貧困問題是繞不過的難題。如何解決好貧困問題,特別是農村、農民的貧困問題,是一個新的重大理論和實踐問題。 

  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站在全面建設小康社會、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戰略高度,立足中國實際,著眼新時代的社會主義國家治理,圍繞脫貧攻堅中的重大理論和實踐問題,提出了一系列新思想新觀點,深化了對扶貧工作規律的認識,形成了系統的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反貧困理論。并在偉大的脫貧攻堅實踐中,體現了社會主義的本質屬性和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偉大成就。 

共同富裕是社會主義的本質要求 

  馬克思恩格斯指出:“無產階級的運動是絕大多數人的、為大多數人謀利益的獨立運動”,在未來社會“生產將以所有人富裕為目的”。可以說,共同富裕構成了馬克思恩格斯未來社會的重要特征。扶貧不是傳統的扶貧濟困,也不是一般意義上的慈善救濟。扶貧是社會主義的本質要求。改革開放初期,鄧小平同志就明確提出,貧窮不是社會主義,社會主義國家一定要消滅貧窮。“貧窮不是社會主義”,成為全黨全社會廣泛共識,是中國共產黨反貧困的宣戰書。 

  在新時代,習近平總書記明確指出:“我們搞社會主義,就是要讓各族人民都過上幸福美好的生活。”“讓人民過上好日子,是我們一切工作的出發點和落腳點。”“消除貧困、改善民生、實現共同富裕,是社會主義的本質要求,是我們黨的重要使命。”我們推動經濟社會發展,歸根到底就是要實現全體人民的共同富裕。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們把脫貧攻堅作為重中之重,現行標準下貧困人口全部脫貧,就是促進全體人民共同富裕的一項重大舉措。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扶貧工作要始終以消除貧困為首要任務,以改善民生為基本目的,以實現共同富裕為根本方向。根據我們黨的整體戰略安排,在2020年實現貧困人口全部脫貧的基礎上,到2035年,全體人民共同富裕取得更為明顯的實質性進展,到2050年,基本實現全體人民的共同富裕。消除貧困,體現了實現共同富裕目標的階段性特征,體現了社會主義本質要求的時代性特征。 

以促進人的全面發展指導扶貧開發 

  馬克思恩格斯深刻揭示了資本主義制度下無產階級的貧困,并明確指出資本主義無法解決無產階級貧困問題,強調代替資產階級舊社會的未來的共產主義社會,是人的自由全面發展的理想社會。在新時代,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要“堅持以促進人的全面發展的理念指導扶貧開發”,并強調扶貧要同扶智、扶志結合起來,全面提升貧困群眾教育、文化、健康水平和綜合素質。 

  一是要“扶貧先扶志”。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扶貧既要富口袋,也要富腦袋”,要“豐富貧困地區文化活動,加強貧困地區社會建設,提升貧困群眾教育、文化、健康水平和綜合素質,振奮貧困地區和貧困群眾精神面貌”。“脫貧致富貴在立志,只要有志氣、有信心,就沒有邁不過去的坎”。“只要有信心,黃土變成金”。人窮志不能短。習近平總書記提出,“沒有脫貧志向,再多扶貧資金也只能管一時、不能管長久”。要積極幫助貧困群體克服等、靠、要思想,要充分調動人民群眾的積極性、主動性、創造性,引導貧困群眾樹立脫貧致富、加快發展的堅定信心,發揚自力更生艱苦奮斗精神,激發改變貧困面貌的干勁和決心,變“要我脫貧”為“我要脫貧”。 

  二是要“扶貧必扶智”。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明確提出,“治貧先治愚,扶貧必扶智”。在他看來,“貧窮并不可怕,怕的是智力不足、頭腦空空,怕的是知識匱乏、精神委頓”。教育是脫貧致富的根本之策,抓好教育是扶貧開發的根本大計。要注重貧困戶勞動技能培訓工作,盡可能讓貧困戶每一個人至少掌握一門以上的勞動技能。教育還是阻斷貧困代際傳遞的治本之策。讓貧困地區的孩子們接受良好教育,是扶貧開發的重要任務,也是阻斷貧困代際傳遞的重要途徑。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把貧困地區孩子培養出來,這才是根本的扶貧之策”,“要緊緊扭住教育這個脫貧致富的根本之策,再窮不能窮教育,再窮不能窮孩子,務必把義務教育搞好,確保貧困家庭的孩子也能受到良好的教育,不要讓孩子們輸在起跑線上”。 

發展是第一要務 

  在《共產黨宣言》中,馬克思恩格斯明確指出,“無產階級將利用自己的政治統治,一步一步地奪取資產階級的全部資本,把一切生產工具集中在國家即組織成為統治階級的無產階級手里,并且盡可能快地增加生產力的總量”。工人革命的第一步就是使無產階級上升為統治階級,并利用自己的政治統治,盡可能快地增加生產力的總量。《共產黨宣言》還就如何發展生產力提出了具體舉措。 

  在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社會生產力不發達是貧困的主要根源。因此,必須從解放和發展生產力的高度,尋找擺脫貧困的路徑。社會主義的根本任務是發展生產力。鄧小平同志明確指出:“落后國家建設社會主義,在開始的一段很長時間內生產力水平不如發達的資本主義國家,不可能完全消滅貧窮。所以,社會主義必須大力發展生產力,逐步消滅貧窮,不斷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發展是甩掉貧困帽子的總辦法。“要緊緊扭住發展這個促使貧困地區脫貧致富的第一要務,立足資源、市場、人文旅游等優勢,因地制宜找準發展路子,既不能一味等靠、無所作為。”同時,習近平總書記還強調,脫貧要成為高質量脫貧,就“要把發展生產扶貧作為主攻方向”。“產業扶貧是穩定脫貧的根本之策”。欠發達地區和發達地區一樣,都要努力轉變發展方式,著力提高發展質量和效益,不能“撿進籃子都是菜”。在脫貧攻堅中,習近平總書記還強調,要“大力提升貧困地區農民的組織化和合作化程度,要大力發展集體經濟”,為消除貧困奠定堅實的根本經濟制度保障。 

充分發揮社會主義制度優勢 

  針對有人將無產階級的貧困歸結為疾病、自然災害、地理環境、個體差異,甚至歸結為工人自身的浪費、懶惰、愚昧等原因,馬克思恩格斯明確指出,資本主義制度是無產階級貧困的總根源,無產階級的貧困是制度性貧困。在馬克思恩格斯看來,資本主義的生產關系導致無產階級的絕對貧困,資本主義的分配關系造成無產階級相對貧困。 

  制度可以是貧困的根源,也可以是消除貧困的根源,這其中的區別在于制度的性質。自新中國成立以來,中國走上了一條依靠社會主義制度消除貧困的道路。毛澤東同志指出:“全國大多數農民,為了擺脫貧困,改善生活,為了抵御災荒,只有聯合起來,向社會主義大道前進,才能達到目的。”鄧小平同志強調,只有社會主義,才能有凝聚力,才能解決大家的困難,才能避免兩極分化,逐步實現共同富裕。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在扶貧工作中要“堅持黨的領導,發揮社會主義制度可以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優勢,這是我們的最大政治優勢”。 

  在脫貧攻堅中,黨的領導和社會主義制度優勢得到充分彰顯。黨的領導確保對所辦大事有統一、長遠規劃,堅持全國一盤棋,保持戰略定力,做到一張好的藍圖一干到底。改革開放40多年來,我們黨始終緊緊扭住“脫貧困、奔小康”這個奮斗目標,一茬接著一茬干,一棒接著一棒跑。一個執政黨持續圍繞同一個宏偉目標進行總體設計,在世界上是很少見的,這充分彰顯了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優勢。黨的十八大以來,黨中央統一領導、統一部署,在全國范圍內充分調動各種資源,動員全社會力量,加強東西部扶貧協作,深化結對幫扶,充分發揮了社會主義制度可以集中力量辦大事的政治優勢。 

  在脫貧攻堅實踐中,我們建立了中國特色脫貧攻堅制度體系。我們加強黨對脫貧攻堅工作的全面領導,建立各負其責、各司其職的責任體系,精準識別、精準脫貧的工作體系,上下聯動、統一協調的政策體系,保障資金、強化人力的投入體系,因地制宜、因村因戶因人施策的幫扶體系,廣泛參與、合力攻堅的社會動員體系,多渠道全方位的監督體系和最嚴格的考核評估體系。實踐證明,這一制度體系是科學的,是行之有效的打贏脫貧攻堅戰的制度保障。 

構建共同發展的人類命運共同體 

  馬克思恩格斯提出,資本主義的產生和發展,導致了“民族歷史”向“世界歷史”的轉變。市場總是在擴大,需求總是在增加。資產階級和資本主義開拓了世界市場,使一切國家的生產和消費都成為世界性的了。馬克思恩格斯當年的這個預言,現在已經成為現實。 

  當今世界,全球化大潮滾滾向前。習近平總書記指出:“這個世界,各國相互聯系、相互依存的程度空前加深,人類生活在同一個地球村里,生活在歷史和現實交匯的同一個時空里,越來越成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運共同體。” 

  消除貧困依然是當今世界面臨的最大全球性挑戰,是國際社會面對的重大理論和實踐難題。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消除貧困,自古以來就是人類夢寐以求的理想,是各國人民追求幸福生活的基本權利。”消除貧困以及衍生出來的饑餓、疾病、社會沖突等,實現人人充分享有人權、免于匱乏、獲得發展、享有尊嚴的光明前景,是人類的共同使命和共同奮斗目標。 

  為此,習近平主席作為負責任的大國領袖,以其寬廣的世界視野和強烈的人類情懷,提出共建沒有貧困、共同發展的人類命運共同體。習近平主席強調,要共建這樣的共同體,就得攥緊發展這把鑰匙,堅持各國一起發展,著力改善國際發展環境,推動包容和可持續發展。這些論述豐富了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內涵,為世界解決貧困問題貢獻了具有中國立場、中國價值的中國智慧。 

  習近平總書記關于我國社會主義初級階段下脫貧攻堅問題的深刻論述,是重大的理論創新,是我們黨反貧困理論的最新成果,豐富和發展了馬克思主義反貧困理論,開辟了馬克思主義反貧困理論的新境界。 

    

  作者單位:清華大學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研究院、馬克思主義學院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報》 

  網絡編輯:欣然 

發布時間:2021-01-30 09:48:00
彩神-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