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網首頁|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我的位置 > 首頁 > 人物故事
唐正東:作為社會問題的貧困與貧困的哲學問題

 

  

目前,世界很多國家和地區面臨著貧困問題,我們全國上下正在進行著脫貧攻堅戰,關于貧困問題和如何徹底解決貧困亟待從理論和實踐層面進行深入探討,以便為打贏脫貧攻堅戰貢獻理論和實踐智慧。南京大學哲學系唐正東教授一直關注和研究現代社會的貧困問題,以唯物史觀方法論為基礎探討“貧困問題”的解決路徑,對解決當代社會現實問題具有重大意義。為此,中國社會科學網哲學頻道編輯李秀偉對唐老師進行了專訪。

 

  中國社會科學網:唐老師,您好! 非常感謝您接受中國社會科學網采訪。首先,請您談談關于“貧困問題”從何時起成為社會問題的?

 

  唐正東:這首先要從對兩個概念的辨析開始。我們此處所講的貧困者與一般意義上的貧窮者(窮人)不同。窮人在任何一個社會形態中都有,他們往往是由于某種具體的原因而陷于貧窮的。有的人因為好吃懶做或被疾病困擾等個人原因而成為窮人,有的人則因為生產資料擁有量過小或勞動機會過少等原因而陷于貧窮。就西方社會來說,在前資本主義社會譬如封建社會形態中,上述第二種原因所導致的貧窮在事實層面上的確會因為現實社會關系中的內在矛盾運動的發展而被激化,從而導致農民起義等歷史運動。但上述第一種原因所導致的貧窮并非與社會關系的性質直接相關,這種貧窮從本質上說只具有社會學的意義,而不具有社會歷史意義,即我們無法從中看出現實社會關系的內在矛盾性及其歷史發展性。因此,不是所有的貧窮都是社會歷史觀意義上的社會問題。正因為如此,窮人在很多理論家那里都不被重視,往往被當作群氓來看,是一個不僅在經濟上排擠而且在道德上貶低的人群。其實,這只不過是把所有的貧窮都當作上述第一種原因所導致的貧窮來看待的結果,因而是不準確的。

 

  上述第二種原因所導致的貧窮是我們所談論的貧困的準確內容,它包括貧窮和被現實社會關系所困這兩重內涵,因此,它既是政治經濟學的話題也是社會歷史觀的話題。在前資本主義階段,盡管在事實層面上這種貧困會隨著現實社會關系內在矛盾的發展而不斷加劇,但實際上當時的人們卻無法看清這一點,而只是把它與糧食的欠收、救濟的不足等個別原因聯系起來。封建社會的農民起義很難以現實社會關系的矛盾運動規律為理論支撐,而只能從天降使命等神秘維度來加以論證,其原因正在于此。但是,在資本主義階段,這種貧困的本質相對而言會以較為清晰的面目呈現出來,因為工業化進程及其相應的社會關系變革不僅使這種貧困現象越來越普遍,造成的貧困者越來越多,而且,這種貧困者還會表現出越來越貧困的特點,即變為赤貧者,同時,這種赤貧者不會再有任何脫貧的可能性。在這一意義上,貧困問題便上升到了社會歷史問題的層面上。

 

  中國社會科學網:面對貧困現象越來越普遍,這種貧困者還會表現出越來越貧困的特點,已經成為社會的突出問題,那么請您談談理論界如何理解貧困問題以及貧困問題的根源的?

 

  唐正東:自貧困問題產生以來,西方理論界就沒有停止過對它的闡釋與解讀,但遺憾的是不能找到正確的方法與路徑。第一種代表性的觀點是從某個或某些經驗層面上的具體原因的角度來闡釋貧困的緣由。譬如,英國工業革命早期,隨著圈地運動的推進而產生了一系列貧困群體,當時的理論界主要是從救濟不足、糧食欠收、偏遠的地理位置等角度來加以解釋。隨著工業革命的推進,自由主義經濟學家從經濟發展水平不高的角度來詮釋貧困的根源,并認為隨著經濟的發展,類似的貧困問題一定會迎刃而解。第二種代表性的觀點是從較為抽象的法權或財產所有權的角度來解釋貧困的產生。法國小資產階級經濟學家往往持有這樣的觀點。他們認為資本主義的財產所有權是現實生活中所發生的財富侵占等現象的根本原因,因此,只要解決了這種法權層面上的不合理性,現實中的貧困現象就會消失。第三種代表性的觀點是19世紀上半葉的德國唯心主義哲學家所持有的觀點,他們從更為抽象的自我意識異化的角度來談論這一問題。在他們看來,自1789年法國資產階級革命以來,歐洲大陸便充斥著利己主義的自我意識。人們不再去思考真正的人的自由本質問題,而是整天想著個人利益最大化。正是這種異化的自我意識才導致了現實生活中的貧困問題,因此,只要在思想層面上揚棄這種意識,所有的貧困問題便會得到徹底解決。

 

  中國社會科學網:對于解決貧困問題,以上這幾種觀點及在現實實踐中取得的成效顯然是不盡人意的。理論界關于貧困問題的這些觀點在方法論上有何缺陷?

 

  唐正東:上述三種觀點在方法論上的最大問題是游離在唯物史觀之外。在唯物史觀看來,盡管從表面上看,政府救濟、法權體系、觀念形式等因素都是獨立存在的,但實際上它們都是具體社會形態中的特定要素,它們的性質不是獨立的、隨機產生的,而是由所處于其中的社會形態的歷史特性所決定的。譬如,當你在資本主義社會形態中發現政府對貧困人群的救濟總是不到位時,你就應該去思考這種政府救濟背后的社會生產關系內涵了;當法國的小資產階級思想家在法權層面提出的一些空想性的改革方案總是不能實現時,他們應該去思考法權背后的生產關系基礎了;當德國的唯心主義哲學家在觀念意識的層面提出的“革命”方案在現實生活中起不到任何作用時,他們就應該去思考觀念上層建筑背后的經濟基礎了。貧困問題除了由純粹個人原因所導致的之外,大部分都是由現實的社會經濟形態中的內在矛盾運動所導致的,因此,對貧困問題的解決必須建立在唯物史觀的方法論基礎之上。

 

  中國社會科學網:馬克思恩格斯如何理解貧困問題?如何理解貧困問題的根源?

 

  唐正東:馬克思恩格斯在貧困問題解讀上的最重要貢獻就在于從唯物史觀出發,揭示了資本主義貧困問題的現實經濟關系基礎。對他們來說,那些由于純粹個人原因(如個人好吃懶做等)而導致的貧困并非屬于嚴格意義上的資本主義貧困的內容,因而他們對這些貧困并沒有投入太多的理論關注。他們感興趣的是由于資本主義經濟形態的發展而導致的、作為社會歷史現象的貧困問題。因而,他們準確抓住了以下幾個關鍵點:(1)這些貧困人群隨著資本主義社會的發展必然會越來越大,并且具有相同的利益訴求,從而以階級(即無產階級)的形式而表現出來;(2)盡管在短暫的經濟繁榮的時候,這個貧困的階級有可能并不總是表現為赤貧的狀態,但資本主義生產關系的特性決定了其經濟危機的必然性,同時也決定了這個貧困的階級最終的歸宿只能是赤貧者的命運。因此,從無產階級的貧困現象上所反映的,不只是資本家個人的殘酷剝削,而且更是資本主義生產關系的內在矛盾特性;(3)無產階級的這種貧困狀況無法通過政治措施、法權調整、觀念建構等外在手段而得以解決。由于資本的不斷增殖是資本主義社會存在的基礎,而資本必須通過對工人的剩余價值的剝削來完成其自身的增殖,因此,無產階級的貧困是一種社會歷史發展的必然結果,他們只能通過對資本主義私有制關系的批判與超越才能真正解決這一問題。

 

  中國社會科學網:馬克思恩格斯在貧困問題上留給我們的思想遺產是什么?如何從唯物史觀的角度理解我國決戰脫貧攻堅所取得的偉大成就?

 

  唐正東:馬克思恩格斯在貧困問題解讀上留給我們的思想遺產,是必須從唯物史觀的角度入手來理解貧困的產生原因以及探尋解決路徑。如果說馬克思恩格斯時代的貧困現象是由資本主義生產關系的內在矛盾運動所導致的,那么,當今中國尚存在的貧困地區和農村貧困人口的問題,跟我們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本身并沒有直接的關系。他們并不是由于置身于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關系之中而導致的貧困,我們的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建設是貫徹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理念的,因此,所有的參與者都分享到了這種發展進程的建設成果。我們今天所看到的貧困人口的問題,在我看來,恰恰是由于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轉型過程中,由于未能及時跟上時代轉型的步伐而導致的貧困。我們幫助他們脫貧,不能被理解為暫時的救濟,而應被理解為幫助他們趕上和加入到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歷史步伐中去。正因為如此,我們建立起了中國特色的脫貧攻堅制度體系,并在具體的脫貧攻堅的偉大實踐中,積累起了很多寶貴的經驗。中國之所以能在人類反貧困歷史中譜寫出新篇章,就是因為能在具體的脫貧攻堅實踐中堅持和發展唯物史觀,不斷深化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脫貧攻堅發展規律的認識。

 

網絡編輯:張劍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http://www.cssn.cn/zhx/zx_lgsf/202012/t20201211_5231650.shtml

發布時間:2021-01-03 23:11:00
彩神-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