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網首頁|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我的位置 > 首頁 > 馬克思主義發展史
王國富、蔡莉萍:以承認理論重建物化概念的規范性

 

 

  自盧卡奇提出物化概念以來,物化現象一直是西方馬克思主義研究的主題之一。馬爾庫塞關注發達工業社會對虛假需要的生產,揭示人們忙碌于對虛假需要的滿足,成為失去批判思維的單向度的人。鮑德里亞揭示出豐盛物品正在改變人的存在狀態,身處富裕社會的人成為被消費品定義的符號存在。物化表現形態的不斷花樣翻新構成物化概念與時俱進的內在驅動力。正是在這種背景下,霍耐特對盧卡奇的物化概念進行規范性重構,在當代社會哲學背景下復興物化概念,為批判理論對社會病態的分析找到理論切入點。

  

批判經濟理性 回歸價值理性

  

  盧卡奇物化概念探討的對象不是認識論的真假問題,也不是道德的善惡問題,而是商品交換活動中人采取的利益最大化的實踐態度問題。在盧卡奇看來,主體正是在商品交換活動中被經濟理性視為可計算的存在,無論是自己還是對方,都逃不脫利益最大化的誘惑。經濟理性強化商品交換雙方對潛在經濟獲利計算的欲望,要求交換雙方采取感情中立立場,拋棄情感上的好惡等一切私心雜念,成為追求交換效率的經濟人。為此,盧卡奇指出資本主義商品交換關系必然導致人成為物化的存在,人與人的關系采取物的表現形式。

  在商品交換中,人依據可計算的原則衡量他人,把他人視為實現經濟利益的工具,忽視他人作為人的獨立價值。商品交換關系導致交易者把對方看作利益最大化的工具,同時也導致人把自身理解為利益最大化的主體,用物的利益衡量自身的存在,成為物化的存在。在追求利益最大化的商品交換中,交換雙方互相否認對方完整的人格和獨立的價值存在,導致人的價值和尊嚴蛻變為純粹的經濟價值,以至于人與人的關系具有物的性格。

  霍耐特認為,物化的本質是對承認的遺忘。我們在實踐活動中太過偏執于單一目標,以至于我們不再注意其他的、更原初的目標。在此前的社會批判理論中,霍克海默和阿多諾指出,啟蒙理性執著于控制自然,導致啟蒙在打破自然神話的同時,又確立理性的神話。哈貝馬斯認為,啟蒙理性蛻變成技術理性,在控制自然的單一目標中忽略人的多重存在價值。霍耐特則認為,從經濟理性向價值理性的轉變,有助于確立人對他人的承認,避免把他人看作實現經濟目標的純粹工具,同時把自己從商品交換的單一視域中解放出來,擺脫自身的物化狀態。商品交換關系導致人在利益最大化的經濟活動中陷入被分割的片面化境地,把他人和自己都理解為獲得經濟利益的物化存在。

  從經濟理性對人的工具化的片面理解,走向價值理性對人的獨立存在的價值認可,彰顯了盧卡奇的總體性概念在社會批判理論中的思維意義。從總體性概念出發闡釋人的價值理性,重視承認他人的獨立價值,不僅是對他人的認可,同時也是對自身多重存在價值的認可。價值理性關注的人是具有多重價值追求的、非計算性的總體性存在。總體性的社會人需要與他人和社會保持密切聯系,在社會生活中表現為相互承認的具有獨立人格的價值主體。

  

規范性預設社會存有論證明

  

  霍耐特認為,盧卡奇使用物化概念揭示商品交換關系對人的物化過程,實際上已經預設了在發生物化之前人與人之間本真的存在狀態。但盧卡奇的失誤在于沒有對物化進行規范性建構。霍耐特認為物化理論為了批判扭曲的、病態的實踐態度,預設物化之前就已經存在一種本然的相互承認的實踐概念,然而這種相互承認的預設需要人類學證明和社會存有論證明。霍耐特應用發展心理學對兒童的認知關系進行研究,指出兒童之所以能學會將自我關聯到穩定且持續存在的客觀世界,是因為他借助第二人的觀看視角,慢慢地學會將自己原來的、自我中心的視角去中心化。阿多諾指出,人類憑借早期模仿所愛之人發展出心智。卡維爾認為在對他人心靈狀態的任何可能認知之前,必然已存在著一種態度,在此態度中,主體感覺自己參與著他人的內心世界。

  霍耐特認為發展心理學理論和卡維爾的分析都支持此論題。即無論是發生起源或是就范疇而言,在人類社會行為中皆存在一種承認優位——“承認”優先于認知,對人之“共感參與”優先于中立地認知他人。在霍耐特看來,康德和羅爾斯形式主義的正義理論,用來衡量社會秩序合法性的規范原則不是來自現存機制的內部,而是獨立發展的。霍耐特指出,只有把社會的基本領域看作一定價值機制的體現,并且這種價值能夠證明自己有益于各個特殊的正義原則的實現時,才算是成功地運用這種價值進行社會分析。為此,霍耐特把對消除物化的社會機制的探討與對人類本然實踐態度的證明結合在一起。霍耐特認為人與人之間原初的、本然的實踐關系,構成現代社會的愛、權利和團結三種基本承認形式的基礎,在三種基本承認形式的社會實踐中也應當能夠看到原初的和本然的承認關系的影子。

  

轉向主體際哲學

  

  盧卡奇對物化現象的分析奠基于主客體哲學思維,指出商品交換關系中從來沒有對平等自由的交換主體的承認,交換者從特定的立場出發,無不是把對方視為實現自身經濟利益的客體。商品交換的雙方在形式上都是平等、自由的參與者。但參與商品交換的人都以經濟的可計算原則看待他人和對象,不關心他人作為主體的獨立價值,只把他人看作自己經濟獲利的不可或缺的客體對象,導致他人被抽象化為無生命之物。經濟理性促使人們從經濟可用性出發觀察對象,在商品交換關系中確立可計算原則的權威,以至于人們在觀察自身的時候也不自覺地采用可計算的經濟合理性原則。物化狀態下的人把物看作有利可圖的對象物,把他人看作有利可圖的交換客體,把自己能力單純視為實現獲利機會的利益增殖資源。有鑒于此,霍耐特運用承認理論彰顯交換雙方互為主客體的依存關系,從主體間性出發建構主體際哲學范式。只有主體際哲學超出主客體哲學范式,才能不遺忘對人的獨立價值的承認,避免從經濟理性出發片面理解自己和他人的存在價值,使得人能夠成為具有多重內涵的總體性存在,擺脫被工具化和計算化的物化狀態。

  霍耐特運用承認理論對盧卡奇的物化概念進行規范性重構,彌補盧卡奇沒有對原初的相互承認的實踐關系進行論證的缺陷。霍耐特不僅對人與人之間真正的、本然的實踐關系作出社會存有論證明,而且在現實社會領域探討實現三種基本承認關系的具體機制,即實現本真的承認關系的理論預設與本真的承認關系的實現機制的有機結合;完善了承認關系的預設、承認關系的遺忘、承認關系重建的否定之否定的辯證發展機制;從多視角出發探討人與人原初的實踐關系的重建問題。

需要指出的是,由于霍耐特對物化概念的重建沒有超出資本主義生產和商品交換的框架,這種立場的局限導致他只能在資本主義社會內部挖掘有助于實現承認關系的具體機制,試圖在改良資本主義生產和商品交換關系的基礎上消除承認遺忘的物化現象。從這個意義說,一方面,霍耐特從承認理論出發對物化概念的規范性重建,拓寬了物化的研究視角;另一方面,對原初承認關系的社會存有論的證明,可以說是從規范層面完善盧卡奇的物化理論。但從對商品交換關系和資本主義生產的批判來說,霍耐特無疑要遜色于盧卡奇。因為霍耐特采取在資本主義框架內尋求消除承認遺忘的現實機制這一保守做法,使得其物化理論表現為承認資本主義生產方式存在合理性基礎上,變成了有所顧忌的社會批判。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報》2020528

網絡編輯:保羅

發布時間:2020-12-13 22:20:00
彩神-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