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網首頁|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我的位置 > 首頁 > 國外馬克思主義
陳彥珍、劉卓紅:當代西方新馬克思主義階級研究探析

 

階級觀點,是馬克思主義唯物史觀和政治學說的重要觀點;階級分析法,是馬克思主義分析和處理社會問題的重要方法。然而,隨著時代主題的轉換與歷史條件的變化,馬克思的階級理論遭到種種質疑。特別是20世紀70年代以來,以信息技術為核心的新技術革命的興起,引起了西方發達資本主義國家的階級和社會結構發生了深刻變化。以技術工人和管理人員為主體的“新中間階級”的發展壯大和工人階級的內部分化嚴重挑戰著馬克思關于“資本主義階級結構必將走向兩極化”的預言。西方社會的長期繁榮使得工人的生活水平和工作環境大幅改善,勞資關系得以緩和,工人階級的階級歸屬感和認同感被削弱,革命意志低沉。歐洲共產主義的迅速終結和蘇東劇變的發生使得發達資本主義國家無產階級革命的道路蒙上了重重陰影。與此同時,西方參與式民主和新社會運動風起云涌。

在此情形下,“階級消亡論”“階級主體破碎論”“階級斗爭過時論”“階級分析過時論”等論調應運而生,與西方新自由主義意識形態霸權一起挑戰著馬克思階級理論的現實解釋力和理論說服力。傳統的馬克思主義左翼已無力對此做出回應。在此背景下,西方另類的“新馬克思主義”挺身而出,試圖以新的視角、方法和理論體系對階級概念、階級結構、階級形成、階級政治等重大理論問題做出新的闡發。學者們對處于“后工業化”過程中的西方資本主義制度和價值觀進行了“后現代主義”的文化批判和理論顛覆,形成豐碩的思想文化成果。

 

一、當代西方新馬克思主義階級研究簡述

“新馬克思主義”是一個富有爭議的概念,學者們對其內涵和外延的理解不盡相同。狹義的“新馬克思主義”是指原蘇東社會主義國家的馬克思主義,如南斯拉夫實踐派、匈牙利布達佩斯學派、波蘭的人道主義馬克思主義學派。它在理論上宣揚人道主義,實踐上倡導民主自治的社會主義。1而廣義的新馬克思主義是指突破東西方限制,對馬克思主義進行重新解釋與實踐的非正統馬克思主義思潮的統稱。本文所講的新馬克思主義就是廣義上的新馬克思主義的概念。廣義上的“新馬克思主義”觀點龐雜,立場多變,缺乏實踐功能。廣義的“新馬克思主義”除了包含狹義的“新馬克思主義”流派外,還包括兩個部分:一是法蘭克福學派等傳統西方馬克思主義流派;二是20世紀70年代以后的分析馬克思主義、新實證主義馬克思主義、后現代主義的馬克思主義等新的流派,而這一流派有關階級問題的拓展性研究正是本文論述的重點。

20世紀70年代以來,西方新馬克思主義學者的階級研究,既有對傳統馬克思主義階級理論的解構和重建,也有對馬克思階級理論的辯護和發展。這一時期西方新馬克思主義的階級研究主要包括后現代的馬克思主義、分析馬克思主義、后馬克思主義、當代法蘭克福學派及20世紀90年代以后興盛起來的法國新馬克思主義思潮。

20世紀70年代中期,歐美新馬克思主義在中間階級的劃分問題上提出多種不同見解。以E.P.湯普森為代表的英國文化馬克思主義認為,階級是一個歷史概念,特別強調工人階級的歷史傳統、價值觀念、宗教信仰等文化因素所表現出來的階級意識在階級形成過程中的作用,以文化沖突取代了階級斗爭。普蘭查斯提出結構主義的多元決定論,他過于強調政治和意識形態在階級劃分中的作用,把中間階級劃歸到“新小資產階級”陣營,窄化了工人階級的范圍。

20世紀70年代末,以福柯為代表的后現代主義馬克思主義從文化層面揭示了資本主義的階級剝削機制,并在哲學方法論上實現了轉折,反對宏觀抽象的階級分析,強調微觀具體的權利沖突。生態社會主義和女性主義反對單純從經濟因素和宏觀的階級分析層面解析生態危機和婦女問題。主張用價值取向、性別差異、女性心理等微觀分析方法解釋社會沖突和壓迫問題。其代表有生態主義典型人物的高茲和女性主義的代表米歇爾、沃格爾等。當代歐美文化馬克思主義的主要代表人物詹姆遜指出,在晚期資本主義時期,微觀的后現代政治已經取代傳統的總體化政治,當前的政治和社會斗爭是無組織的,非階級性的。

20世紀70年代后期產生的分析馬克思主義學派采用理性選擇論和博弈論的實證分析方法,從個體微觀層面來解析西方社會的階級、階級結構和階級斗爭。其代表人物J·羅默以市場經濟中理性人的最優化選擇為前提,嘗試用新剝削論取代馬克思剩余價值剝削理論。而美國新馬克思主義者E·賴特依據羅默的博弈論方法,對馬克思階級理論進行修正,構建起階級分析的一般框架。賴特還對新中間階級問題進行深入研究,提出了新中間階級的“矛盾的階級地位”論。

同一時期,英國后馬克思主義代表拉克勞和墨菲則走向了后現代取向的多元主義社會話語認同和多元化的激進民主政治。以哈貝馬斯和霍耐特為代表的后期法蘭克福學派則將研究的重心轉向了公共領域民主化理論,并在八九十年代提出協商倫理學,主張去階級化的民主政治,用主體間的話語互動實現社會共識。

與此同時,法國批判馬克思主義代表托塞爾、托雷、布迪厄、比岱等人用不同于馬克思的方法構建其階級理論。其中,法國批判馬克思主義的代表人物托塞爾試圖用“生產-行動理論”取代馬克思的實踐理論,法國著名左翼社會學家艾倫·托雷則突出權力斗爭的意義。2

 

二、當代西方新馬克思主義階級研究的理論特征

20世紀70年代以來,新馬克思主義學者對西方社會和階級結構問題的研究觀點各異,在相互激蕩和交流中實現了多樣化的發展。這一時期的學者與時俱進,具有強烈的問題意識與現實關切。然而,他們的理論又具有專業化、學院化的特征,不大容易為大眾接受。他們極具批判精神和創新意識,實現了思維方式轉換與研究視域的寬泛化,研究方法也呈現出跨學科化、綜合化的特征。

()在相互激蕩中實現多樣化的發展

由于理論背景、民族區域、文化傳統的不同,西方新馬克思主義的階級和社會結構理論表現出極其豐富的多樣性,甚至同一流派的學者在不同國家的研究主題也不大相同。

20世紀70年代,以福柯為代表的后現代主義流派用后現代的文化差異和沖突解構階級、階級斗爭、革命、歷史發展等一切宏大事件和核心問題。他們主張用權力政治代替階級政治,反對從政治、經濟角度解釋當代社會沖突和壓迫的問題。20世紀70年代后期至80年代初,分析學派的馬克思主義者仍舊關注傳統馬克思主義階級理論中的階級和階級斗爭問題,但在方法論上卻不再使用馬克思主義的階級分析方法,而是從個體的理性選擇為起點分析西方國家的階級和社會結構。這就弱化了傳統階級政治的理論基礎。在20世紀八九十年代,英國的新馬克思主義者的理論主流是倡導去階級化政治、實現多元話語轉向。在這一歷史時期,以哈貝馬斯為代表的后期法蘭克福學派等傳統西方馬克思主義將階級研究的重心轉向了公共領域民主化理論,及至八九十年代又提出協商倫理學和協商政治,實現了其去階級化的當代民主建構理論。3

()在動態分析中表現出強烈的問題意識與現實關切

國外馬克思主義學者還對全球化背景下全球資本主義尤其是新自由主義與新帝國現象進行了批判。研究主要涉及新帝國主義、階級、剝削、異化、解放主體等等。這些研究全面激活了馬克思主義傳統,突破了國家及區域性的局限,充分體現了馬克思主義的全球視野及人文關懷。而近年來,隨著對新自由主義批判的深入,出現了階級研究的復興,為激進左翼理論研究注入新活力。這些研究在馬克思主義傳統中較好地實現了問題意識與理論研究的良性互動,實現了學術、思想與現實的統一。

后工業社會背景下新馬克思主義的階級研究具有極強的現實關照,不少學者強調將理論研究與變革社會的實踐相結合。如普蘭查斯和高茲始終堅持要將無產階級理論和具體的實踐緊密結合在一起,雖然他們并不主張直接的暴力革命,但他們的階級研究始終是和資本主義社會的具體變化緊密結合在一起的。這一時期,學者們往往根據具體的政治、經濟、文化等背景及階級斗爭的形勢來判定階級成員的階級屬性和階級的立場策略。比如,高茲認為,當技術工人在資本主義生產實踐中具有重要的穩定地位時,他們在階級立場和階級傾向上更接近小資產階級。而在科學技術進一步發展,生產進一步智能化的后福特制條件下,除了核心工人表現為合作的精英主義之外,大量的技術工人都被后福特制工作倫理控制,從而失去了階級意識,更多的技術工人就淪為“非工人的非階級”。4

()批判主題的轉向與批判方式的轉換

20世紀70年代以后,新馬克思主義者關于階級問題的研究實現了批判的主題、內容、方式和空間的轉換。這一時期的研究總體上堅持文化理性批判。批判的主題從宏觀的以階級斗爭為核心的一元政治轉向了以個人權利抗爭為中心的多元政治,批判的內容和方式從抽象的意識形態霸權轉向了具體的日常生活領域,批判的空間上也進一步擴展到大眾傳媒批判、日常生活和一切領域的消費文化批判。它深刻揭示了資本主義后現代化條件下,消費主義文化從生產到生活對人活動領域的全面統治。20世紀70年代末以后的新馬克思主義的研究視野中,文化的話語分析代替了傳統的以社會經濟為基礎的階級分析,政治學意義上的文化批判成為主旋律。這一時期新馬克思主義最大特征就在于其文化批判的后現代主義轉向,強調對資本主義進行全面的文化顛覆,主張對西方階級和社會結構的微觀化、非中心化、個體化和非實體化的文化權力抗爭,試圖把馬克思主義轉化成非馬克思主義的激進理論。5

()研究方法的綜合化與多元化

當代新馬克思主義階級研究越來越趨向于綜合化與跨學科化,實現了哲學與相關人文社會學科及實證科學(特別是政治學、倫理學、語言學、生態學、女性學、地理學、建筑學)等的交叉融合,而多學科、多樣化的視角可以全面透徹地研究問題,有利于形成富有解釋力和批判力的理論成果。在當代西方新馬克思主義階級理論的研究中,學者們把研究視角轉向微觀領域和個人日常生活領域的不平等,采用數理分析、博弈論、社會學調查研究等方法,為我們研究社會問題提供了新的研究方法和研究思路。

英國學者麥克萊倫認為,20世紀80年代以來,英國馬克思主義研究領域出現了把馬克思的思想同分析哲學結合起來的新趨勢。這很大程度上受自由主義的個人主義政治思想影響。英國分析馬克思主義學派嘗試把馬克思主義同自由主義的分析哲學結合起來。比如,杰瑞·科恩斯的著作《卡爾·馬克思的歷史》及羅默的剝削論觀點。而對馬克思階級理論發展具有突出貢獻的美國學者賴特也嘗試把馬克思主義階級理論放到精確分析框架內,以增加馬克思的基本理論概念的可操作性。

此外,西方學者對馬克思主義階級理論的研究還具有學院化、專業化、精英化的趨勢。事實上,在新馬克思主義發展早期,其開拓者盧卡奇、葛蘭西仍然保持著理論聯系實踐的優良傳統,而法蘭克福學派以來的新馬克思主義研究已經在組織和思想上與革命政黨、工人運動和工人階級沒有一點關系了。二戰以后,新馬克思主義研究成為專業學術主題,其批判形式日益專業化,語言更加術語化,晦澀難懂。研究場所大多轉入大學校園,參與者多為大學教授、研究機構或專業刊物的專門學術研究人員,其學術研究成為一種專門的職業和謀生手段。后現代的新馬克思主義在思想日益平面化的同時,其形式卻日益貴族化,他們不會參與到現實工人運動和反抗資本主義的斗爭中去,而只是以知識分子的身份從事對資本主義的文化批判。

 

三、新馬克思主義階級研究與馬克思階級理論的關系

當代西方新馬克思主義立足于當代資本主義的現實,對馬克思階級理論進行了延異和拓展。他們的階級研究與馬克思階級理論之間既有理論旨趣的一致性,也有理論性質、批判對象、具體觀點等方面的背離和差異。

()理論旨趣的一致

馬克思一生將在“批判舊世界中發現一個新世界”作為自己的神圣使命,將追求人類幸福和解放作為畢生的價值目標。批判意識和革命精神是馬克思思想的靈魂。而當代西方新馬克思主義學者直面西方社會的諸多矛盾和文化困境,繼承了馬克思的人道主義情懷和價值立場,從文化層面多維度、全方面地批判了現代資本主義制度。這兩種批判理論都建立在人本主義的基礎上,從人的本質出發去批判現存社會對人性的壓抑。

馬克思認為,人的本質體現在改造客體的勞動實踐中。在《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中馬克思指出,資本主義私有制導致勞動和勞動條件相互分離,因而造成了勞動者和勞動產品、勞動本身、人性及與他人之間發生異化。私有制還以國家法律的形式承認了勞動和勞動條件分離的正當性。因此,只有實現對“私有財產的積極揚棄”,建立消滅剝削和壓迫的共產主義社會,才能消除人的異化,并最終實現人對人的本質的真正占有和人性的復歸。6因此,馬克思把推翻資本主義社會制度,揚棄異化作為共產主義運動的核心。而針對西方工業化過程中出現的機器操縱人,生活富裕、精神痛苦等異化現象,新馬克思主義批判理論家們通過分析社會結構的變化、革命主體的改變、革命方式的創新,提出了“總體革命”的構想。在新馬克思主義學者看來,現代社會的異化不僅表現為一種不合理的經濟強制,而且成為一種全面的生活方式,使得人們在虛假的自我滿足狀態下喪失了自我。因此,現代人除了進行經濟革命外,更重要的是實現文化的意識形態的革命,最終實現對自己本質全面占有,即人的全面、自由發展。但是,與馬克思更注重經濟和政治批判不同,西方新馬克思主義的批判更側重文化層面的批判且更突出人的存在的個體性,并且在革命主體、革命策略等方面與馬克思的階級理論有很多不同。7

()理論性質的背離

當代西方新馬克思主義去階級化的多元社會理論是一種異質于馬克思主義的社會政治理論,它忽視了當代西方社會的階級沖突及其本質,否定了工人階級的歷史地位和使命。比如,有的學派認為,馬克思的階級和社會結構理論已經過時,并主張用去階級化的認同政治和文化層面的權利抗爭替代馬克思主義的階級斗爭。這種多元激進民主理論雖然在客觀上把馬克思主義與自由多元主義結合起來,但卻掩蓋了全球化背景下資本對勞動剝削的實質,弱化了西方大眾階級意識。雖然在當代新馬克思主義中也有少數人物有準馬克思主義傾向,但是其總體性質是否定馬克思主義的。

當代西方新馬克思主義主張由傳統階級政治全面轉向生態、性別、種族和性、少數群體等后現代性質的批判運動,把資本主義最根本的階級矛盾降低到一般的社會沖突的層面,全面否定了馬克思主義的階級學說,徹底背離了歷史唯物主義。

()批判重點的轉向

20世紀70年代以后,與馬克思階級理論注重從生產資料所有權和支配權揭露階級本質不同,后現代取向的新馬克思主義和生態馬克思主義、馬克思主義女性主義等學派的學者更注重從大眾傳媒、日常生活和一切領域的消費、藝術商品化等理性文化邏輯角度對資本主義制度進行哲學-文化批判。在新馬克思主義學者看來,現代大眾傳媒把統治階級的意識形態通過各種渠道浸潤到人的生活方式之中。因此,與馬克思階級理論更強調宏觀敘事和抽象的批判不同,西方新馬克思主義的后現代文化將批判主題轉向微觀,批判內容轉向現實生活,批判方式更加具體。

70年代以后的新馬克思主義,從爭取個人層面的自由進展到爭取微觀和中觀群體層面的自由,從爭取一般民主到爭取參與性的大眾民主,從爭奪階級的話語霸權,轉向非階級政治的多元民主激進政治。西方新馬克思主義在政治上日益背離馬克思主義,日益趨向于當代資本主義的自由主義主流意識形態。在理論上不能真正揭示當代西方社會的結構性演變的根本性質和根源,因而也無法像馬克思那樣深刻剖析當代資本主義的根本矛盾。8

()理論觀點的背離

新馬克思主義階級理論在理論內容和具體觀點上也背離了馬克思主義傳統觀點。

第一,兩者有關革命主體的認識不同。

馬克思的剩余價值學說揭示了資本主義社會階級對立的深刻經濟根源。并以此為基礎,明確指出,只有無產階級才能肩負起推翻資本主義的偉大使命。而當代西方新馬克思主義者(比如馬爾庫塞、高茲)認為馬克思的勞動價值論已經過時了,是科學技術創造了剩余價值,而非廣大工人階級。當代西方工業社會的意識形態使得工人階級失去了否定性與戰斗性,工人階級已經無力承擔推翻資本主義制度的革命任務。只有那些思想沒有被現存資本主義制度同化的、保持獨立自我的激進力量如學生、失業者、無組織的工人、流浪漢及知識分子才能承擔革命的重任。他們特別強調技術工人和知識分子的作用。

第二,兩者提出的革命策略不同。

“改變現存世界”的革命意識與實踐性是馬克思哲學的核心特征。由于馬克思所處的資本主義早期積累時期,階級對抗極度激化,處于社會底層的無產階級遭受著饑餓與貧窮,他們只能采取最為有效的暴力革命方式,才能獲得自由與解放。而法蘭克福學派認為,現代社會表面上富裕、安逸,但同時也是一個“病態社會”。當代西方資本主義社會的弊端,源于人們的本能心理結構遭到破壞。要改變社會,就要解放人性,不但要進行政治、經濟意義上的社會變革,更要進行改變人的心理結構的“文化革命”或“心理革命”。9

第三,階級劃分的標準不同。

馬克思將階級的劃分與生產資料所有權相關聯,以是否占有生產資料作為階級劃分的標準。當代西方新馬克思主義者則認為,馬克思這一階級劃分標準已經不合時宜,影響階級劃分的因素是多重的,而職業、政治和文化因素是其中不得不考慮的重要方面。除了徹底反階級政治的后馬克思主義之外,多數“新馬克思主義”學者似乎并不完全拒絕階級概念,但是他們普遍認為,激烈的階級對抗和階級斗爭已經不復存在,只存在非階級對抗的社會文化沖突,對當代發達資本主義的階級劃分沒有意義。

綜上所述,當代西方新馬克思主義學者的階級研究雖然有著這樣那樣的理論局限性,甚至在某些具體觀點上背離了傳統馬克思主義的階級學說,但是學者們秉持馬克思的人道主義情懷和價值立場,對處于科技理性困境之中的西方工業社會進行了深刻的文化和社會批判,其研究仍然具有重要的時代意義。這些研究不僅豐富和拓展了馬克思主義階級理論的研究,繁榮了人類文化寶庫,而且為人類更加主動地掌控歷史變局提供了思考,也為世界共產主義運動提供了多樣化的選擇。同時,當代西方新馬克思主義的階級研究對理性分析中國的工業化進程,提高國家治理能力,建設現代化國家治理體系,促進社會階層和諧具有重要的啟示作用。比如,后現代主義對差異性和個性的關注啟發我們,要清醒認識當前我國利益群體的多元化和不同階層的利益差異性,建立不同利益群體的合法訴求機制,暢通訴求表達渠道,構建積極有效的利益整合機制。此外,在研究方法上,西方新馬克思主義學者能夠將馬克思主義研究與相關的具體科學的實證研究方法和調查研究方法結合起來,從宏大的理論敘事轉向微觀的個體心理分析,這種新穎的學術視角有利于突破某些國內學者在階級研究問題上僵化的思維。

 

注釋

1李媛媛:《西方馬克思主義階級理論及其當代價值》,北京:中央黨校博士論文,2010,37頁。

2周穗明:《新馬克思主義的西方階級和社會結構演變理論》,《當代世界社會主義問題》20062,18-19頁。

3周穗明,王玫等:《西方左翼論當代西方社會結構的演變》,南京:江蘇人民出版社,2008,210頁。

4湯建龍:《后福特制時代的階級和階級分析》,《湖南師范大學學報(社會科學學版)20141期。

5周穗明:20世紀西方新馬克思主義發展史(下冊),北京:學習出版社,2004,655頁。

6復旦大學哲學系現代西方哲學研究室:《西方學者論〈1844 年經濟學——哲學手稿〉 ,上海:復旦大學出版社,1983,199頁。

7車玉玲:《從社會政治批判到文化批判》,《求是學刊》19964期。

8周穗明:20世紀西方新馬克思主義發展史(下冊),北京:學習出版社,2004,661頁。

9車玉玲:《從社會政治批判到文化批判》,《求是學刊》1996年第4期。

 

 

(作者單位:廣州鐵路職業技術學院馬克思主義學院;華南師范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

 

網絡編輯:張劍

 

來源:《海南師范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 2020年第2

 

 

發布時間:2021-02-01 21:12:00
彩神-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