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網首頁|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我的位置 > 首頁 > 國際共產主義運動
康晏如:逆境中前行的哈薩克斯坦共產主義人民黨

 

蘇聯解體后,原蘇聯地區各國的社會主義運動在一定程度上展現出了相似的發展軌跡,經歷了全面被禁、重建崛起、挫折分裂、重新整合等進程。但在共同的趨勢下,由于歷史傳統、強總統政治格局、地緣政治博弈等因素的影響,中亞的社會主義運動表現出自己的獨特性。目前中亞五國中,哈薩克斯坦共產主義人民黨(以下簡稱哈共人民黨)是唯一進入國家議會的共產主義組織,在理論發展、組織建設、競選實踐和議會斗爭中的表現值得關注。

 

一、哈薩克斯坦共產主義運動的分裂與哈共人民黨的成立

199197日,哈薩克斯坦共產黨(以下簡稱哈共)召開第18次非常代表大會,決定從蘇共分離并在原組織基礎上成立社會主義黨。新成立的社會主義黨放棄了馬克思列寧主義思想的指導地位,代之以“人道主義的社會主義”,該黨不久之后就在哈薩克斯坦的政壇銷聲匿跡。一部分原來的共產黨員積極分子并不同意更改黨的名稱和性質,很快在阿拉木圖成立了旨在重建哈共的組織委員會。199112月,哈共召開第19次代表大會,即哈共重建大會,否決了第18次代表大會的決議,通過了新的黨章和綱領,強調對科學社會主義原則的堅持。然而由于哈當局拖延,直到1994年,哈共才得以在司法部正式注冊。

直到20世紀90年代末,哈共一直是哈薩克斯坦重要的反對黨。在1995年和1999年的議會選舉中,哈共分別有2名和3名候選人進入議會。在1999年的總統選舉中,哈共推出的總統候選人即當時的哈共第一書記謝·阿布季爾金(Серикболсын Абдильдин)贏得12%的選票,名列第二,至今仍是哈薩克斯坦反對黨最好的選舉成績。[1] 哈共堅定的反對派立場引起了當局的打壓,是日后哈共衰落的重要原因,但哈共自身存在的策略性失誤為組織分裂埋下隱患。哈共非但未與工會、青年組織、退伍軍人和其他社會組織結成聯盟、建立大規模的左翼運動,反而更接近右翼資產階級的反對派。1999年,阿布季爾金成為哈薩克斯坦民主力量論壇的聯合主席,該運動的大多數成員都具有明顯的右翼傾向。[2] 進入21世紀,哈共與當時哈薩克斯坦最大寡頭穆·阿布利亞佐夫(Мухтар Аблязов)組建的哈薩克斯坦民主選擇黨結成政治聯盟。200312月,哈薩克斯坦議會副主席兼民主選擇黨的創始人之一托·托赫塔瑟諾夫(Толен Тохтасынов)被接納為共產黨員,同時當選為哈共中央委員會主席和中央書記。2004727日,哈共與民主選擇黨舉行聯合代表大會,決定組建統一的選舉聯盟——“共產黨和民主選擇運動的反對派”參加議會選舉。哈共與右翼資產階級反對派的聯合使自己處于對外來意識形態的依附地位,引起了哈共內部的分裂。2004年,12名不贊成與民主黨派結成聯盟的中央委員宣布退出哈共,成立哈薩克斯坦共產主義人民黨,約有1.5萬名共產黨員轉移到哈共人民黨。20044月,哈共人民黨舉行成立大會,同年6月在哈司法部成功注冊。[3]

哈共的分裂和哈共領導人有爭議的行為導致哈共權威急劇下降。在20049月的議會選舉中,哈共和哈民主選擇黨結成的反對派聯盟僅獲得3.44%的選票,沒有代表進入議會。[4] 哈共與寡頭勢力的聯合引起了哈當局的排擠和打壓。201110月,哈共被指責參加未經登記的反對派——人民陣線黨的活動,根據阿拉木圖市跨行政區域法院的裁決,哈共活動被暫停6個月。20124月,哈共官方出版物《哈薩克斯坦真理報》被指責違反了出版周期,對哈共活動的禁令又延長了6個月。2015年,哈當局對哈共黨員人數核查后宣稱,哈共黨員實際人數不足4萬人,與對外宣稱的數字不匹配,不符合注冊政黨的要求。[5] 直到今天,哈共仍未恢復合法地位。

新成立的哈薩克斯坦共產主義人民黨的政治立場為建設性反對派。哈共人民黨成功融入了哈政治體系,在2012年和2016年的國家議會選舉中均有7名代表進入議會。目前,哈共人民黨中央領導實行三人負責制,不設第一書記,黨員規模約為10萬人,擁有1868個基層黨組織、178個區委員會、33個市委員會、14個州委員會和2個直轄市委員會(阿斯塔納和阿拉木圖)。[6]

二、哈共人民黨的理論主張

(一)黨的指導思想、基本原則與主要目標

哈共人民黨把馬克思列寧主義作為黨的指導思想和行動指南,認為科學共產主義奠基人馬克思恩格斯以歷史經驗為依據,提出了社會發展的客觀規律,從理論上證明人類社會向共產主義社會過渡的必然性。

哈共人民黨把自己定位為哈薩克斯坦公民的自愿聯合組織,是被剝削工人、失業者、退休人員、青年和其他渴望實現社會正義、自由公平和真正人民政權的先鋒隊。

哈共人民黨的組織原則是民主集中制,同時在綱領中規定:黨員群眾是黨的基礎和權力的來源,黨員群眾的優先關注最為重要;黨應從最基層開始制定黨的戰略與策略、起草決議、監督決議的執行及消除執行過程中的錯誤;黨決議的執行和黨組織工作的正常運轉需要依靠集中制。

哈共人民黨利用一切合法的政治斗爭手段與所有旨在改善勞動人民生活狀況、加強勞動人民團結的進步力量廣泛結盟。哈共人民黨是無產階級國際主義政黨,主張各民族團結友愛,尊重世界所有民族和哈薩克斯坦各民族的民族尊嚴、民族語言和民族傳統。哈共人民黨致力于與原蘇聯各加盟共和國共產黨組織積極合作,積極參與國際共產主義和工人運動。

哈共人民黨的主要目標包括以下幾個方面:在經濟領域,加強國家和國家所有制在經濟中的作用,發展多種形式的所有制,發展中小企業和工人合作社;在政治上,主張人民對國家各級權力實施監督,實現真正的人民政權,促進社會公正,公正評價每個人的社會意義及其社會貢獻;在社會領域,公民應享有體面的工資、免費的教育和醫療保障、負擔得起的住房,國家側重對兒童、退伍軍人和社會弱勢群體的關注,發展愛國主義,尊重歷史文化和國家傳統;在民族問題上,鞏固哈薩克斯坦人民的團結統一,各民族和各民族語言享有平等發展權利。最后,哈共人民黨主張在與現代生產力水平相符的科技成就和進步實踐基礎上建設社會主義,為高質量的生活和個人全面自由發展而奮斗。[7]

(二)對蘇聯解體原因及社會主義發展前景的認識

哈共人民黨充分肯定蘇聯取得的成就,認為蘇聯消除了人對人的剝削,基本上實現了人的勞動權、休息權以及免費的教育、醫療、住房及養老。蘇聯在較短的歷史時期內克服了沙皇俄國特別是民族邊疆地區的落后狀態,建立了新的歷史共同體——蘇維埃人民,并在經濟、科學和文化等領域領先世界。蘇聯在衛國戰爭中的歷史性勝利,把人類從法西斯主義的奴役中拯救出來,對全世界的進步產生了巨大影響,促進了社會主義陣營的建立和殖民主義的崩塌,令資本主義國家的工人運動取得了進步。蘇聯所取得的這些成就集中體現了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

蘇共垮臺和蘇聯解體中斷了共產主義思想的前進步伐。在分析蘇共垮臺的原因時哈共人民黨認為,蘇共和各加盟共和國黨組織中領導層的叛徒們對此負有重大責任,但同時也存在其他不可忽視的原因。第一,蘇共領導人奉行教條主義,在理論上停滯不前,沒有意愿也沒有能力在新的歷史條件下繼續對馬克思主義進行創新發展,并在缺乏深度理論支撐和科學論證情況下貿然進行改革。第二,黨內民主被破壞,來自基層的批評被忽視,缺乏實現黨員群眾意志的機制,黨員群眾的創造性被遏制,這導致普通黨員和基層組織隨波逐流、消極被動。  第三,干部的培養、教育和任命體系存在嚴重缺陷,上級任命干部制度的封閉性導致黨的精英和黨的機構脫離普通黨員和勞動群眾。

盡管承認蘇聯在社會主義建設過程中存在各種問題,但哈共人民黨仍認為蘇聯社會本質上不存在足以導致其滅亡的對抗性矛盾。哈共人民黨強調,蘇聯社會具有的矛盾是可以被克服的,一些社會主義國家的經驗證明了這一點,蘇聯完全可以繼續社會主義事業,蘇維埃國家的崩潰也并不意味著社會主義發展模式的失敗。今天,雖然“回到蘇聯”已經不在議事日程,但現代化的社會主義模式已經在世界占據了重要地位,新的社會主義制度蘊含著比資本主義制度更強大的力量,中國、越南等社會主義國家在保持共產主義意識形態的同時,在激烈的競爭中擊敗了傳統敵人。社會主義具有強大的生命力,在經歷了一個世紀的發展后,社會主義因素已牢固地嵌入許多國家的制度中,甚至可以說,十月革命開啟了其他所有國家的社會主義之路。[8]

(三)對當代資本主義新變化的認識與批判

1.21世紀的資本主義陷入系統性危機

哈共人民黨認為,20世紀的資本主義利用科技進步成果以及社會主義制度的某些因素,剝削第三世界的人民及資源,暫時克服了(但沒有消除)其固有的對抗性矛盾,促進了生產力的發展。但在21世紀,資本主義世界已處于系統性的危機狀態,這主要表現為以下幾個趨勢:當代資本主義進入后工業發展階段和全球化時代,跨國公司成為資本主義國家經濟和金融的主導者,社會兩極分化日益嚴重;因貧窮、無權和發展不平衡造成大量難民涌現,資本主義世界無力解決這一問題;全球計算機化,電子媒體讓反動勢力可以操縱社會意識,建立信息專政,這將從根本上侵蝕人類文明;核武器及其他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擴散導致后果難以估計的全球性威脅,對自然資源的掠奪性開發導致環境災難頻繁暴發。[9]

2.產業工人的衰落

哈共人民黨指出,當代資產階級的主要統治工具已不僅是占有物質生產資料,還有對信息技術、信息生產和信息傳播工具的占有。發達資本主義國家不斷采用新技術發展生產力,結果較少的人從事工業生產就可以滿足全社會的商品需求,而服務業和信息產業資本密集、從業人數龐大,已經逐步從附屬性、服務性行業轉變為對社會經濟發展具有重要意義的經濟領域。哈共人民黨認為,發達國家的工人階級隊伍日益縮小并隨著信息社會的發展將逐步消失,新的后工業時代的主要受剝削對象是生產信息的雇傭勞動者,他們不擁有生產資料,僅僅出售自己的智力。隨著生產力的發展,產業和農業工人逐步并且絕對地減少,逐漸喪失自己的階級意識和主體性,從一個主要階級變成一個社會階層。后工業社會社會主義運動的主導力量將不再是產業工人,而是信息的生產者。[10] 哈共人民黨的這種觀點雖然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資本主義出現的新變化,但卻把“產業工人”狹隘地理解為體力勞動者,沒有看到隨著全球分工的變化,工人階級的社會構成也發生了深刻的變化,既包括傳統的體力勞動者,也包括信息時代數量眾多的腦力勞動者、知識分子和服務業從業人員。信息社會中人類生產方式的改變只是科技發展到一定階段的表現,無論哪一種生產方式,都離不開生產實踐的工人階級。

3.共產主義運動進入合理性階段

哈共人民黨指出,資本主義沒有未來,只有能夠協調各國人民利益、促進人與自然和諧發展的共產主義思想才能拯救人類。世界正在向左轉,共產主義思想的準備和實施進入了合理性階段。中國、古巴、老撾、越南等國正在沿著社會主義道路前進,在考慮自己文化傳統和發展水平的同時,創造性地發展了共產主義理論與實踐。社會主義思想正逢春,朝著這個方向發展的全球變化將繼續,共產黨人不能任由資本主義長期野蠻存在而袖手旁觀。[11]

(四)對本國社會主義道路的認識

1.哈薩克斯坦社會經濟與政治現狀

哈共人民黨認為,蘇聯解體導致原來各加盟共和國在歷史上形成的經濟、政治和文化聯系中斷,主權和獨立并未改善哈薩克斯坦勞動人民的生活狀況,脫離蘇聯統一經濟體系的哈薩克斯坦經濟處于十分嚴峻的狀況,全民財富在私有化的口號下被盜走,工業和農業衰退,科技落后日益嚴重。外國資本大肆收購哈薩克斯坦的自然資源,國家成為國際壟斷組織的原材料附庸,隱性收入(石油美元)則被少數人竊取。哈薩克斯坦的政治體制讓總統權力不受限制,議會缺乏足夠的權力,法院、檢察官、執法機構不能保護人民,僅為當權者服務,選舉制度需要進行質的改變。蘇聯社會主義時期建立起來的社會保障遭到破壞,科學、文化和人的精神道德逐漸退化,西方個人主義被強加給社會,腐敗、犯罪、吸毒、賣淫猖獗,蘇聯時期徹底根治的疾病卷土重來。雖然哈薩克斯坦社會在蘇聯解體后保持了相對的穩定性,但社會不滿情緒在滋長,社會緊張局勢逐漸加劇。社會發生嚴重分化,一邊是靠掠奪人民形成的一小撮富人,另一邊則是千百萬的窮人。正在形成的商業、金融資產階級與國家官僚沆瀣一氣,各個集團爭奪資產的斗爭在加劇。工人被排除在生產資料之外、淪為無產階級,失去生存手段的農民正逐漸消失。知識分子在當局的壓力下非政治化,物質和精神狀況堪憂。青年人看不到前途和理想,退休者艱難度日。[12]

哈共人民黨指出,如果沒有積極反對派的存在和整個社會的團結統一,哈薩克斯坦的統治精英無法解決國家所面臨的重要問題,無法使國家走上進步和繁榮之路,無法確保人民享有體面的生活。只有通過建設社會主義才能克服貧困,阻止國家進一步淪為帝國主義的原材料附屬國。

2.哈共人民黨在當前階段的任務

哈共人民黨認為,在當前的局勢下,作為建設性反對派政黨的主要任務包括:在政治上組織政治斗爭,為建立真正的人民政權創造條件,向權力機關施加壓力,防止其采取任何可能惡化勞動人民生活、損害其政治和社會權利的措施,建立強大的中左翼政治力量聯盟,組建聯合政府,奪取代議制權力機關的多數席位;經濟上在科學計劃與管理、資源節約技術的使用以及生產資料的社會所有制基礎上提高生產力水平;在意識形態領域,宣傳科學社會主義思想、馬克思列寧主義學說以及進步社會思想,在公民中形成贊同黨的綱領目標的政治意愿;在社會領域恢復免費的教育、醫療與養老保障,人民享有勞動、休息和住房權,優先關注科學、文化、精神和道德狀況,培養青年的愛國主義情感、對本國人民命運的責任感和正確的歷史觀,鞏固各族人民的兄弟友誼。[13]

為了完成上述任務,哈共人民黨將采取以下活動方式:通過參加民主選舉、通過新聞傳媒等平臺宣傳自己的思想與綱領主張;加強黨對社會生活各領域的影響,積極尋求婦女、退伍老兵組織加入爭取社會公正的斗爭;積極參加工會工作,并與工會一起促進旨在捍衛勞動者經濟與社會利益的工會運動;特別關注青年工作,在青年問題的解決上給予他們精神、組織和政治上的支持,盡最大能力資助共產主義青年聯盟的工作,宣傳和發展少先隊運動;在利益、政治、社會目標一致的基礎上,在互助合作和集體主義基礎上與所有民主運動建立關系,致力于克服共產主義運動中的不團結和分裂狀態,爭取工人、農民和知識分子的聯合,爭取勞動人民的團結,支持所有民主力量在共同思想、道德和政治基礎上團結統一。哈共人民黨認為,黨的主要武器是共產主義思想和話語,黨不會掩飾自己的意圖,也不畏懼困難。為了達到自己的目標,黨要尋求和依靠人民的支持,當勞動人民意識到自己的作用和意義后,將不可避免地與哈共人民黨站在一起。黨深信,哈薩克斯坦的國家利益和社會發展與民主改革、社會現代化、人民政權的實現,即爭取社會主義的斗爭有機地聯系在一起。[14]

三、哈共人民黨的實踐探索

(一)積極參加議會選舉與總統選舉

哈共人民黨在2012年和2016年的哈薩克斯坦議會選舉中,得票率都跨過了7%的“門檻”,均有7名代表進入議會,并組建了“人民的共產黨員”黨團,較成功的選舉結果與哈共人民黨采取的正確的競選策略不無關系。在2016年的議會競選中,哈共人民黨根據國內現狀,在所有選區都發起了“門對門”運動,深入工人、家庭婦女等普通群眾中,挨家挨戶散發傳單,口頭闡述自己的主張。哈共人民黨還舉行了235場公共活動,其中重點是與各行各業的勞動團體舉行見面會。為了吸引青年,在一些城市舉行了滑翔傘飛行活動,并把黨旗圖案印刷在滑翔傘上,引起了青年關注。競選期間,哈共人民黨共有6000名黨員積極分子參與活動,散發了250萬張傳單、50萬張海報、15萬份宣傳手冊和4.7萬份黨報——《哈薩克斯坦共產黨人》。[15] 哈共人民黨還利用線上資源積極宣傳,在其官方網站發布了85篇主題文章,制作了30則宣傳視頻,并在互聯網和社交網絡上展開積極的宣傳工作,盡一切可能使大多數選民熟悉黨的選舉計劃。在整個運動期間,至少有10萬名用戶訪問、評論了哈共人民黨的臉書。哈共人民黨還與電視頻道積極合作,播放168次黨的宣傳視頻。[16]

除了議會選舉,哈共人民黨認為積極參加總統選舉也是擴大黨的影響力的重要途徑。在2005年、2011年、2015年和2019年的哈薩克斯坦總統選舉中,哈共人民黨都推出了自己的總統候選人,得票率分別為0.34%1.74%1.61%3.116%[17] 20196月總統大選過后哈共人民黨召開會議,對總統選舉初步結果進行了說明,表示選舉是公開、透明和自由的,承認選舉結果。哈共人民黨的總統候選人艾哈邁德別科夫還對哈薩克斯坦新當選總統卡瑟姆-若馬爾特·托卡耶夫(Касым-Жомарт Токаев)表示祝賀,指出“選舉結果不意味著黨的失敗,黨為下次議會選舉積累了力量與經驗,競選是對黨組織的又一次考驗”。[18]

(二)開展議會內工作,解決社會實際問題

哈共人民黨稱,“人民的共產黨員”黨團在議會工作的本質是及時、清楚地反映社會面臨的未解決的問題。[19] 目前為止,該黨團在立法層面以維護哈薩克斯坦人民的廣泛利益為出發點,就貧困、分配、土地等問題匯編了200多項影響生活各個領域的提案。[20]

哈共人民黨中央書記科努羅夫指出,貧困已成為哈薩克斯坦一個嚴重的經濟問題,但當局對此沒有足夠的重視。一方面,官方宣稱自2007年以來哈薩克斯坦的貧困人口數量一直在減少,貧困人口的比例僅為2.5%,甚至低于歐美[21] ;另一方面,人們的實際收入和消費水平最近幾年一直在下降,這是自相矛盾的。有消費能力需求的減少迫使制造業企業減產,進而導致新一輪的減薪,哈薩克斯坦實際上陷入了“低收入陷阱”。目前的社會指標體系扭曲了貧困的真實面目,應該根據社會實際消費支出修改過時的生活成本計算方法,進而根據生活成本重新計算哈薩克斯坦的貧困水平。“人民的共產黨員”黨團在議會內提出了一套旨在消除貧困和刺激消費者對國內產品需求的計劃,以期對實體經濟產生乘數效應。

改善哈現有的分配制度是哈共人民黨在議會中的另一主張。科努羅夫指出,哈薩克斯坦貧困的原因之一是無效的分配制度。雖然哈薩克斯坦是個富裕國家,但財富很少。由于分配制度無效,該國財富的增加并沒有為97.6%的公民帶來任何福利,人口的貧困導致哈消費市場緊縮、商業活動低迷,所有這些共同導致社會緊張和抗議情緒的增長。[22] 哈共黨團認為改變國民收入分配制度的需求日臻成熟,并在議會內多次提議對奢侈消費征收附加稅,加強對準國有部門、商業銀行等金融流動的控制。

哈共人民黨反對土地私有化,并且是第一個抗議將土地出售給私人及外國公司的抗議者。科薩列夫指出,哈薩克斯坦獨立之初就形成了所謂的土地交易的市場方法,這與哈薩克斯坦大多數人民的利益完全沖突。土地不能成為招標和私有化的對象,哈薩克斯坦的市場原則尚未成熟到所有者對社會負責的程度,土地作為創收的對象很容易成為交易、剝削和攫取利益的工具。[23] 哈共人民黨要求政府立即整頓土地資源的使用,哈前總統納扎爾巴耶夫成立了一個特別工作委員會研究土地問題,并宣布暫停執行《土地法》和相關規定。

哈共人民黨在議會的主要提議還包括改善經濟結構,發展農業,建立農工綜合體,從戰略上把農業出口列入國家經濟發展的重要方向。[24] 改善稅收制度,實施累進個人所得稅,提高超額利潤稅率,顯著增加奢侈品消費稅[25] ,為窮人引入社會優惠券的提議也成為共產黨的一項主動行動。關于公共事業費用的增長,哈共人民黨認為,公共事業的支付成本不應超過家庭總收入的10%。[26] 哈共人民黨還開展了“尊重不尊重”運動,反對大肆更改以衛國戰爭英雄和蘇聯勞動英雄的名字命名的城市景點,倡導保留蘇聯街道名稱和蘇聯時代的紀念碑,以此保存歷史記憶。在哈共人民黨的倡議下,慈善活動“上學之路”得以展開,該活動旨在支持哈薩克斯坦貧困學生能夠有機會受到教育。[27]

四、哈共人民黨發展道路的啟示與面臨的困境

哈共人民黨在整個中亞共產主義運動挫折不斷、困難重重的背景下,總結獨立以來本國社會主義運動的經驗教訓,結合時代發展,努力建設符合現代條件的新型政黨,并且在議會選舉中采取了適宜的策略,取得了較好成績,成功融入了哈政治體制,利用各種方式不斷推進和擴大自身的政治影響,成為整個中亞地區影響較大的共產主義政黨,其發展道路具有一定的啟示意義。

第一,始終堅持共產主義意識形態的純潔性。哈薩克斯坦共產黨的衰落表明,與意識形態外來勢力結盟會對共產黨的立場產生極為不利的影響,這既適用于與右翼資產階級反對派的合作,也適用于共產黨對統治政權的支持。盡管共產黨可能從這種結盟中獲得短期政治利益,卻從根本上侵蝕了自己的社會基礎。哈共與右翼資產階級勢力的結盟是哈共分裂的直接原因,也是哈共人民黨與哈共的根本性分歧所在。

第二,始終以群眾利益為基礎制定黨的政策,開展黨的活動。與其他一些走議會道路的共產黨組織專注于議會斗爭、忽視議會外活動不同,哈共人民黨始終保持了與群眾直接對話的良好傳統。從哈共人民黨的議會內提議和議會外活動可以看出,該黨的各種倡議并非誕生于政治家的辦公室,而是通過深入群眾調查、了解民間疾苦得出的。哈共人民黨指出,從始至終黨的唯一戰術就是向人民表明,在當前的意識形態下,坐以待斃是不能保護自己利益的,必須團結一致維護自己的權利。黨希望自己的倡議不僅是一整套愿望,還是可以改變哈薩克斯坦人生活的具體計劃。[28] 當然,廣泛的分支機構也為該黨與群眾直接對話創造了條件。哈共人民黨在全國14個州以及兩個直轄市——阿斯塔納和阿拉木圖均有自己的分支機構。哈共人民黨的接待員定期在州委接待來訪者,傾聽民眾意見,在各地定期舉行包括抗議集會、快閃行動、聽證會和民意調查在內的公共活動。直接與群眾對話已經成為哈共人民黨的標志。

第三,始終注重黨的建設,根據新的時代條件調整黨的活動方式,提升黨的戰斗力。原蘇聯地區各國的共產黨,很大一部分是蘇共在各加盟共和國分支機構的繼承者,在組織原則、組織結構與干部選拔制度上往往也襲承了蘇共。一方面,這一度讓這些共產黨成為本國組織結構最為完善、動員能力最為強大的政黨;另一方面,在多黨制條件下,權力高度集中于黨的上層或個別領軍人物也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黨應對新挑戰的能力,不能及時針對變化了的國內外日常調整策略、擴大影響。哈共人民黨在遵循民主集中制原則的同時,強調黨員群眾優先原則和網絡化建黨原則,力圖防止黨的官僚主義化,以期能夠預測社會實際發展趨勢,及時應對新挑戰。同時,這也是哈共人民黨規模得以迅速擴大、黨員構成年輕化取得一定成效的重要原因。

應該看到,目前哈共人民黨的這種良好發展態勢是相對的和不穩定的。首先,哈薩克斯坦獨立后在政治體制上逐漸形成了超級總統制,總統權力高于議會和司法,議會權力被嚴重限制。其次,與議會第一大黨“祖國之光”人民民主黨(占據了議會下院98個席位中的84[29] )相比,只有7個席位的哈共人民黨能在多大程度上實現自己的政策主張值得懷疑。最后,作為建設性反對派,該黨與所有走“議會道路”的共產主義政黨面臨著一個共同問題,即在現有政治體制框架內,如何在堅持共產主義思想路線、捍衛廣大勞動群眾利益的同時,處理好與執政當局的關系,爭取在一個較有利的政治環境中開展工作,維護自己的合法活動空間。與2012年相比,在2016年的議會選舉中,哈共人民黨的競選綱領出于競選策略的考慮,沒有激烈批評執政當局,選擇支持國家的政治進程,稱自己為“國家可靠的伙伴”,并指出黨的政治活動的主要任務之一是“為國家倡議提供全方位的支持”等。哈共人民黨的這一競選綱領遭到其他一些共產黨的批評,如俄羅斯共產主義工人黨指責這一綱領并非“共產主義思想”。[30] 這一現象折射出該類型政黨所面臨的兩難選擇。

此外,蘇聯解體近30年,解體初期哈薩克斯坦社會出現的懷舊情緒基本消失殆盡,歷史遺留的并在獨立后得到強化的社會部落結構以及激進伊斯蘭思想的滲透都對哈共產主義運動產生了消極影響。在政治現實中,哈共人民黨候選人贏得總統大選、哈共人民黨贏得議會多數席位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只有堅持不懈長期斗爭,并根據國內外局勢不斷調整自己的策略和戰略,哈共人民黨才能爭取到更廣泛人民群眾的支持,不斷擴大自己的隊伍規模和政治影響,分階段分領域地實現自己的政策主張。

注釋:

[1]С.В.Кожемякин Коммунистическое движение в Средней Азии и Казахстане (с 1991 г. по наши дни). Просвещение,№4(99)2017.

[2]Форум демократических сил Казахстана надеется на конструктивный диалог с властью.https://www.neweurasia.info/archive/1999/ka_press/12_22_Opp0355.htm.

[3]Байга по-коммунистически: Владислав Косарев и Толен Тохтасынов.https://zonakz.net/articles/8668.

[4]Резолюция общего собрания (форума) демократической оппозиции Казахстана.https://zonakz.net/articles/24947.

[5]С.В.Кожемякин Коммунистическое движение в Средней Азии и Казахстане (с 1991 г. по наши дни). Просвещение,№4(99)2017.

[6]劉淑春等:《獨聯體國家共產黨的理論與實踐》,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16年版,第387頁。

[7]Программа Коммунистической народной партии Казахстана.https://comparty.kz/ru/about/programma.

[8]Модернизированный социализм - будущее человечества.https://pkzsk.info/modernizirovannyj-socializm-budushhee-chelovechestva/.

[9]Программа Коммунистической народной партии Казахстана.https://comparty.kz/ru/about/programma.

[10]參見劉淑春等:《獨聯體國家共產黨的理論與實踐》,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16年版,第396頁。

[11]Модернизированный социализм - будущее человечества.https://pkzsk.info/modernizirovannyj-socializm-budushhee-chelovechestva/.

[12]參見劉淑春等:《獨聯體國家共產黨的理論與實踐》,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16年版,第399~400頁。

[13]Программа Коммунистической народной партии Казахстана.https://comparty.kz/ru/about/programma.

[14]Программа Коммунистической народной партии Казахстана.https://comparty.kz/ru/about/programma.

[15]Пресс-служба КНПК.https://comparty.kz/ru/partijnaya-zhizn/vybory-2016/24936-press-reliz-26.

[16]Пресс-служба КНПК. https://comparty.kz/ru/partijnaya-zhizn/vybory-2016/24936-press-reliz-26.

[17]С.В.Кожемякин Коммунистическое движение в Средней Азии и Казахстане (с 1991 г. по наши дни). Просвещение,№4(99)2017.

[18]Пресс-конференция по предварительным результатам президентских выборов.https://comparty.kz/ru/smi-o-knpk/64778-press-konferentsiya-po-predvaritelnym-rezultatam-prezidentskikh-vyborov.

[19]В защиту народа.https://pkzsk.info/v-zashhitu-naroda/.

[20]Ольга Карташёва Коммунисты хотят социальных реформ. https://pkzsk.info/kommunisty-xotyat-socialnyx-reform/.

[21]Добро пожаловать в реальный мир.https://pkzsk.info/dobro-pozhalovat-v-realnyj-mir/.

[22]Маргарита Никитина Уроки деления. 《Коммунист Казахстана》,33(442) Декабрь,2017.

[23]《Декрет》 о земле и не только.https://pkzsk.info/dekret-o-zemle-i-ne-tolko/.

[24]Айкын Конуров Надежда только на село.https://pkzsk.info/nadezhda-tolko-na-selo/.

[25]Депутатский запрос.https://pkzsk.info/deputatskij-zapros-2/.

[26]Ольга Карташёва Коммунисты хотят социальных реформ.https://pkzsk.info/kommunisty-xotyat-socialnyx-reform/.

[27]Ольга Карташёва Коммунисты хотят социальных реформ.https://pkzsk.info/kommunisty-xotyat-socialnyx-reform/.

[28]Ольга Карташёва Коммунисты хотят социальных реформ.https://pkzsk.info/kommunisty-xotyat-socialnyx-reform/.

[29]《哈薩克斯坦議會下院選舉最終結果公布》,http://www.xinhuanet.com/world/2016-03/23/c_1118410561.htm

[30]Опредвыборной программе КНПК.http://rkrp-rpk.ru/2016/03/16/о-предвыборной-программе-кнпк/.

 

(作者單位:中國社會科學院馬克思主義研究院)

 

網絡編輯:張劍

 

 

來源:《世界社會主義研究》2020年第5

 

 

 

發布時間:2021-01-24 18:22:00
彩神-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