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網首頁|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我的位置 > 首頁 > 中共黨史與黨建
許全興:理論建設是黨的基礎建設

 

  2021年是光榮、偉大、正確的中國共產黨成立一百周年。

  百年來,中國共產黨領導中國人民創造了一個又一個奇跡,把一個備受帝國主義任意侵略欺凌、半殖民地半封建的舊中國建設成為一個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社會主義新中國,為人類的和平與發展事業作出了自己的貢獻,令世界人民驚嘆和欽佩。

  中國人民是震驚世界奇跡的創造者,中國共產黨是中國人民創造奇跡的領導者,馬克思列寧主義是中國共產黨指導思想的理論基礎。中國共產黨百年來最根本的歷史經驗就是始終堅持把馬克思列寧主義普遍真理與中國具體實際及世界時代具體特點、中國歷史文化相結合,形成中國化的馬克思主義,從而在革命、建設和改革的偉大實踐中不斷取得新勝利、新成就。本文試圖結合馬克思主義的自我反思,從“黨的理論建設”視角談學習我們黨贏得偉大勝利的根本經驗的體會。 

一、黨的建設是“一個法寶”

  19217月,中國共產黨在中國工人階級最集中的大城市上海秘密召開第一次代表大會時,出席的代表只有13人,代表的黨員僅50多人,而今已發展成為擁有9100多萬黨員,領導14億人口,世界上最大、最有影響力的政黨。中國共產黨成立時,一沒有權,二沒有槍,三沒有錢,靠什么戰勝一個又一個的國內外敵人;克服各種艱難險阻;經歷多災多難,付出巨大犧牲,前仆后繼;創造了一個又一個奇跡?中國共產黨人的回答是:靠馬克思列寧主義真理“吃飯”,靠實事求是“吃飯”,靠科學“吃飯”。只有靠馬克思列寧主義真理才能取得革命、建設和改革的勝利。我們黨的歷史就是馬克思列寧主義不斷中國化、時代化和大眾化的歷史。

  我們黨這一最根本的歷史經驗貫徹于黨的全部理論與實踐,尤其突出體現在共產黨的自身建設上。毛澤東在為紀念黨成立28周年而作的《論人民民主專政》一文中,簡要生動又深刻地論述了近代以來中國的先進分子經歷千辛萬苦,經俄國十月革命的介紹才找到了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普遍真理作為救國救民的最好思想武器的歷史過程。我們黨本身就是人類最先進的科學理論——馬克思列寧主義與中國革命的具體實際相結合的產物。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普遍真理一經與中國革命的具體實際相結合,就使中國革命的面貌煥然一新。中國共產黨的成立是開天辟地以來中華民族未有之大事件。中國共產黨是中國工人階級的先鋒隊,也是中華民族的先鋒隊,是領導中國革命、建設和改革事業的核心力量。中華民族的獨立復興,國家的繁榮富強,人民的自由幸福,關鍵在黨,關鍵在黨的理論、路線、方針和政策的正確。

  193910月,毛澤東在《〈共產黨人〉發刊詞》中總結了黨成立18年來的基本經驗,闡述統一戰線、武裝斗爭和黨的建設是共產黨在中國革命中戰勝敵人的三個主要法寶。在三個法寶中,黨的建設尤為重要,因為黨的組織是掌握統一戰線和武裝斗爭這兩個武器以實現對“敵人沖鋒”的“英勇戰士”。為此,毛澤東明確提出,為了中國革命的勝利,迫切需要建設一個全國范圍的、廣大群眾性的、思想上政治上組織上完全鞏固的布爾什維克化的中國共產黨,并稱這是一項“偉大工程”。這篇“發刊詞”既是對黨成立以來的基本歷史經驗的科學總結,又對黨的建設提出了新的任務和更高要求。把黨的自身建設既看成黨奪取偉大勝利的一個“法寶”,又視之為一項“偉大工程”,這是中國共產黨的一個顯著特點和優點。始終重視黨的建設是我們黨的優良傳統,是黨成為領導中國革命、建設和改革事業核心力量的根本保證。

  在20世紀40年代早期,在毛澤東領導下,全黨開展了反對主觀主義以整頓學風、反對宗派主義以整頓黨風和反對黨八股以整頓文風的整風運動。這是一次普遍的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教育運動,全面、系統、深入地研究總結了黨的歷史經驗,形成了《關于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確立了毛澤東思想為黨的指導思想,極大提高了全黨的馬克思列寧主義理論水平,使全黨在理論上、思想上、政治上和組織上達到前所未有的統一和團結,極大提高了黨的戰斗力,為奪取新民主主義革命在全國范圍內的勝利做了理論上、思想上、政治上和組織上的準備,意義重大而深遠。整風運動不僅是我們黨在黨的建設上的偉大創舉,而且也是國際共產主義運動中的偉大創舉。 

  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前夜,毛澤東語重心長地教育全黨,中國革命是偉大的,奪取全國的勝利,這只是走完萬里長征的第一步,革命以后的路程更長,工作更偉大、更艱苦。他告誡全黨同志們,務必繼續地保持謙虛、謹慎、不驕、不躁的作風,務必繼續地保持艱苦奮斗爭的作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黨面臨新的歷史任務,即在一個沒有經歷資本主義歷史階段的經濟、政治和文化落后的國家建設社會主義。在紀念中國共產黨成立一百周年之際,結合世界百年馬克思主義、社會主義的曲折發展歷史,重溫毛澤東上述教導,才真正體會到“奪取全國的勝利,這只是走完萬里長征的第一步,革命以后的路程更長,工作更偉大,更艱苦”的深刻含義,才切實認識到在一個沒有經歷資本主義歷史階段的落后國家建設社會主義是一個跨世紀的世界歷史難題。

  蘇聯共產黨曾是我們的老師,在經濟、政治和文化落后的俄國建成了人類歷史上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并取得了歷史性的輝煌成就,將落后的俄國建成為當時歐洲第一大國、世界第二強國。社會主義蘇聯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反法西斯的主力,為人類文明的發展作出了重大貢獻。但到了20世紀80年代至90年代之交,在黨內與黨外、國內與國外諸多極為復雜因素的作用下,有著93年歷史、執政74年的蘇共最終自行解散,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隨之轟然解體。蘇共沒能解決這一跨世紀性的世界歷史難題,釀成了20世紀最大的政治災難。蘇共垮臺、蘇聯解體是20世紀重大的政治事件,在世界共產主義運動史上留下了最慘痛的教訓。“蘇共垮臺、蘇聯解體,是多種因素綜合的結果,任何用一、兩個因素都難以說明。從哲學上看,蘇共垮臺、蘇聯解體既有內因,也有外因,以內因為主;既有現實因,又有歷史因,而以現實因為主;既有客觀原因,又有主觀原因,而以主觀原因為主。其中的每一類原因,又非單一因素,而是包含諸多互相制約的多種復雜因素。”蘇共垮臺、蘇聯解體的最根本原因在于蘇共自身,在于蘇共的理論、路線出了問題。蘇共的理論、路線出問題有一個由量變到質變的發展過程,由教條主義蛻變為修正主義的過程。蘇共最后一任領導人戈爾巴喬夫扮演了蘇共送葬者的角色,自然負有不可推卸的重要責任。但蘇共的問題由來已久,根源在黨的自身建設。毛澤東曾批評:“蘇聯文件不重視理論,沒有理論興趣,不講哲學,文法也不對,光說些事務上的事。”筆者在查閱蘇共在20世紀30年代至80年代有關黨的建設中文譯本的專著和論文集時發現,雖然蘇共從20世紀30年代起就將“黨的建設”列為一門學科加以專門研究,但他們的黨建理論主要是講黨的組織建設,很少講理論建設、思想建設,更不講“馬克思主義俄國化”。蘇共垮臺后,原蘇共的理論家、學者們也很少有人從蘇共自身的理論建設方面反思總結其教訓。毛澤東對蘇共不重視黨的理論建設的批評是符合實際,也是十分中肯的。

  蘇聯解體、東歐劇變,這些國家的共產黨喪失政權,走了回頭路,世界馬克思主義、社會主義發生前所未有的危機和遭遇前所未有的挫折。對此,西方資產階級一度得意忘形,誑言“馬克思主義死亡了”“社會主義失敗了”,人類歷史將終結于資本主義社會。有些人甚至認為,蘇共垮臺、蘇聯解體必然會發生多米諾骨牌效應,導致中共領導垮臺和中國社會主義變色。但歷史證明,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嚴重挫折,不僅沒有讓西方反動勢力企圖搞垮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和顛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陰謀得逞,中國共產黨反而從中吸取教訓,黨的領導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更加鞏固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獲得更加生機勃勃的發展和不斷取得新的勝利。

  這其中的奧秘何在?

  我們黨在領導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過程中雖然犯過諸多錯誤(包括黨的建設方面的錯誤),但在“文化大革命”結束后,我們黨實事求是地科學總結歷史經驗,堅持真理、修正錯誤,做出了《關于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恢復和確立毛澤東提出的實事求是思想路線,完成了在指導思想上的撥亂反正,進而在新的歷史時期不斷推進馬克思列寧主義的中國化、時代化和大眾化,堅持和發展毛澤東思想,形成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包括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科學發展觀和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這既是我們黨重視自身建設的偉大理論成果,也是我們黨始終成為中國工人階級和中華民族的先鋒隊、始終成為朝氣蓬勃地領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核心力量的根本保證。

二、理論建設是黨的根本建設

  黨的建設是一項“偉大工程”,包含理論建設、思想建設、政治建設、組織建設、作風建設、廉政建設、制度建設等諸多方面。這些方面互相聯系、互相滲透,都很重要,都關乎黨的前途和命運。依據黨在不同時期的任務和自身狀況,黨的建設的重點會有所不同。但總的來說,理論建設是整個黨的建設偉大工程的基礎,更為根本。

  理論建設是黨的根本建設,是由共產黨的性質決定的。共產黨不是一般的工人階級的組織(如工會),而是以馬克思主義理論為指導的工人階級的先鋒隊,是工人階級和被壓迫人民獲得解放的領導者和組織者。黨的這一性質并不是由黨員出身成分決定的,而是取決于黨的指導思想和黨的綱領。從共產黨的歷史看,先有馬克思主義科學理論的創立,而后才有共產黨的誕生。在19世紀40年代的西歐,工人階級的偉大導師馬克思和恩格斯在總結工人運動經驗、吸取自然科學和社會科學最新成果、綜合人類歷史文化優秀遺產的基礎上創立了最先進的科學理論——馬克思主義。馬克思主義理論的創立是人類認識史和科學史上的偉大革命。它科學地揭示了自然界、人類社會和人的思維發展的最一般規律,揭示了資本主義必然滅亡、社會主義必然勝利的客觀規律,為工人階級和被壓迫人民提供了認識世界和改造世界的科學世界觀、方法論和價值觀,闡明了工人階級和被壓迫人民獲得解放的條件和途徑。

  馬克思和恩格斯首先注重從理論上建黨。被譽為工人階級“圣經”的《共產黨宣言》就是他們為人類歷史上第一個共產黨——共產主義者同盟起草的綱領。政治是經濟的集中表現,階級的根本利益只有通過政治斗爭才能實現。黨的政治綱領、政治路線直接關乎黨的性質和命運,黨的建設必須密切聯系黨的任務和政治路線,然而黨的政治建設、政治路線是以科學理論為基礎的。馬克思認為,錯誤的理論“會使黨精神墮落”。他的《哥達綱領批判》充分說明理論建設對黨的生存發展具有重要意義。同樣,列寧也十分注重理論建黨。他指出:“沒有革命的理論,就沒有革命的運動。”“只有以先進理論為指導的黨,才能實現先進的戰士。”他還指出:沒有理論,革命政黨就會失去生存的權利,而且不可避免地遲早注定要在政治上遭到破產。 總之,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歷史充分證明,馬克思主義理論的創立是共產黨誕生的理論前提,共產黨只有堅持馬克思主義理論的科學指導才能生存發展,理論上的正確是思想上、政治上正確的基礎。

  馬克思和恩格斯雖然是德國人,但馬克思主義理論絕不僅是德國民族的產物,還是整個世界歷史發展的產物,是具有普遍意義的科學真理。我們黨始終堅持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科學指導。我們黨對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理解和運用自然有一個歷史過程(這一過程至今沒有結束),其間雖發生過多次重大的錯誤、曲折和失敗,究其原因是多種、復雜的,但從理論上講,則無不是對基本理論的理解和運用上的錯誤所導致,當我們黨認真總結經驗教訓,撥亂反正,黨的事業就前進了。總體來看,中國革命、建設和改革的偉大勝利是馬克思列寧主義在中國的偉大勝利。我們黨是靠馬克思列寧主義理論起家的,靠實事求是成功的。馬克思列寧主義是我們的立黨立國之本。馬列老祖宗不能丟,丟了就會亡黨亡國。這是我們黨一再重申的最根本的歷史經驗。因此,理論建設是黨的建設的基礎工程,是根本性的建設。

  黨的理論建設之所以是根本性建設,還因為科學理論是征服人心、凝聚人心、團結隊伍的一面旗幟,是改造世界的強大精神力量。共產黨成立時靠馬克思主義的真理光輝吸引人、說服人、團結人,從而不斷壯大自己的隊伍和提高戰斗力。科學的理論給工人階級和被壓迫人民指出獲得自由解放的正確方向和道路,給革命運動以信心和力量,使一切革命者團結起來,為真理、為共產主義理想而奮斗終身,甚至不惜犧牲自己的生命。科學的理論源于實踐,但一經掌握群眾,就會變成改造世界的物質力量。真理性與黨性、人民性是一致的。理論只要徹底,是科學真理,就一定能說服人,為群眾所掌握。共產黨在沒有取得政權前,馬克思主義為當權階級所打壓,處于非法地位,因而只能以真理的光輝吸引人,以擴大自己的影響。共產黨在取得政權后,可以利用政權優勢,宣傳、研究馬克思主義,進行馬克思主義普及教育。但仍要牢記,依然只能靠真理光輝去吸引人、以理服人、贏得人心,而絕不能運用權力去壓服人,更不能用權力去嚇唬人。執政黨尤其不能認為握有真理,自己發布的一切都是無可爭辯的真理。人類歷史表明,有些一時看來似乎無可爭辯的真理,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實踐的檢驗,會發現其中只有部分真理,有的甚至是完全錯誤的;而一時看來似乎是錯誤的認識,隨著時間的推移、實踐的檢驗,卻發現其中確有部分真理,有的甚至基本正確。理論創新要經過實踐與認識的多次反復才能完成,要付出代價。實踐對理論的檢驗是一個過程,我們黨要慎言理論的創新發展。正是基于這一點,毛澤東對自己文稿的發表出版一直采取極為慎重的態度,這是眾所周知的。

  黨的團結和統一是黨的生命,是形成戰斗力的必要條件。黨的團結和統一,無疑需要嚴格的鐵的紀律作保證,但絕不是主要靠黨的紀律來維護。共產黨的紀律是自覺的紀律,黨的團結和統一是建立在思想理論一致基礎上的。沒有思想的統一,就不可能有真正的黨的團結和統一。黨的思想的統一又是以理論統一為基礎的。倘若理論不統一,即使有一時的思想統一也是不鞏固的。而理論的統一是以理論的真理性為前提的。理論的真理性、理論的統一性是黨的團結和統一的根本保證。唯物辯證法認為,矛盾著的對立面既統一又斗爭,由此推動事物發展。黨內矛盾是社會階級矛盾和新舊事物矛盾在黨內的反映,“黨內如果沒有矛盾和解決矛盾的思想斗爭,黨的生命也就停了”。黨的團結和統一是有條件、相對的,而不是無條件、絕對的。否認黨內存在矛盾和斗爭的看法是脫離客觀實際的形而上學思想。重要的是善于運用唯物辯證法,正確認識和處理黨內矛盾和斗爭,通過“團結—批評—團結”的方法,黨的團結和統一不斷得到鞏固和發展。總之,黨內矛盾的解決,黨的團結和統一,需要有正確的科學理論做指導。

  舊中國是一個工人階級占少數、農民和其他小資產階級占人口絕大多數的國家,黨員絕大多數出身于農民和小資產階級,再加上黨長期處于分散的農村環境中活動。要把這樣的黨建成為工人階級政黨是一項極其艱難的任務。基于我們黨的這種特點,毛澤東特別重視從思想上建設黨,特別強調無產階級思想領導問題,在黨內開展無產階級思想與非無產階級思想的斗爭,糾正黨內錯誤思想,以保證黨的無產階級先進性。延安整風是一次內容廣泛而深刻的思想革命,主要是反對主觀主義、宗派主義和黨八股,增強黨性修養,解決黨員在思想上入黨和為什么人的問題,“其目的就是要把資產階級、小資產階級思想加以破除,轉變為無產階級思想”。這次運動就是一次普遍的馬克思列寧主義教育運動,全黨(尤其是黨的高中級領導干部)認真學習馬克思列寧主義基本理論,運用馬克思列寧主義立場、觀點和方法,總結中國革命經驗,提高了全黨馬克思列寧主義理論水平和領導能力。

  有些研究毛澤東黨建理論的學者提出,思想建設是黨的建設中最主要問題或根本問題,思想建設居于首位。黨的十四屆四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加強黨的建設幾個重大問題的決定》(以下簡稱《決定》),把“重新確立馬克思主義思想路線”的思想建設列為改革開放以來黨的建設取得的第一項“巨大成績”,把“創立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列為黨的建設取得的第二項“巨大成績”。《決定》指出:“要繼續把黨的思想建設放在首要地位”,其所述內容則是推動全黨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的學習向廣度和深度發展。爾后黨的文件則常把“思想建設”和“理論建設”兩者合稱為“思想理論建設”。黨的十六大提出“必須把黨的思想理論建設擺在更突出的位置”。黨的十七大明確提出“思想理論建設是黨的根本建設”。根據新的形勢,黨的十八大提出“全面提高黨的建設科學化水平”的任務,把“堅定理想信念,堅守共產黨人精神追求”列為“建設學習型、服務型、創新型的馬克思主義執政黨”的第一條。為此,要求“抓好思想理論建設這個根本”,學好理論,教育引導黨員、干部矢志不渝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共同理想而奮斗。黨員政治上的堅定、黨性上的堅定都離不開理論上的堅定。黨的十八大后,習近平指出:“回顧黨的歷程可以發現,我們黨之所以能夠不斷歷經艱難困苦創造新的輝煌,很重要的一條是我們始終重視思想建黨、理論強黨,堅持用科學理論武裝廣大黨員、干部的頭腦,使黨始終保持統一的思想、堅定的意志、強大的戰斗力。”總之,“始終重視思想建黨、理論強黨”與“思想理論建設是黨的根本建設”是一致的。  

  思想與理論都是客觀世界的反映,都是社會意識的形式。理論是以概念、判斷、推理等理性思維形式呈現的邏輯體系的社會意識。廣義的思想則是認識活動的產物,可以是理性認識,也可以是感性認識,不一定要有邏輯的理論體系。思想的外延比理論要寬泛得多,思想包含理論,兩者存在交叉關系。在自然科學領域,理論與思想的區分是嚴格的。理論必須是經過邏輯論證的概念體系,并非自然科學家的任何想法、認識、思想均可稱為理論。在社會科學領域,思想與理論都有意識形態特點,兩者的區分就不那么嚴格了。在黨的文件中,“思想”往往指理論,因而往往與理論互用或連用。但在黨內生活中,不論互用或連用,正確的思想以正確的理論為基礎,在解決黨內思想意識問題時要從解決理論問題入手。毛澤東說:“在理論上,我們過去批判了教條主義,沒有批判經驗主義。現在主要危險是經驗主義。”我們現在必須從三方面作戰:“思想方面;政治方面;經濟方面。思想方面,即理論方面。”毛澤東關于“思想方面,即理論方面”的提法有理論根據嗎?對嗎?筆者認為是有理論上根據的。恩格斯在論述理論的意義時曾指出,工人階級反對資產階級的斗爭有三個方面,除政治方面和經濟實踐方面外,還有理論方面,并將理論方面放在首位。理論方面的階級斗爭,實即工人階級反對資產階級的思想斗爭。列寧在《怎么辦》中十分重視恩格斯的上述思想,并大大發揮了上述思想。他在闡發恩格斯的理論時曾有“理論思想”連用的表述。我國生產資料私有制社會主義改造基本完成后,毛澤東明確提出,為鞏固社會主義制度,在必須實現國家的社會主義工業化的同時,還必須繼續進行經濟戰線、政治戰線和思想戰線的社會革命。毛澤東提出“三條戰線上”的社會主義革命是當時我國社會發展的現實需要和客觀反映,也同恩格斯提出的無產階級反對資產階級的斗爭有“三個方面”的論斷是一脈相承的。“思想方面,即理論方面”的提法是能成立的。

  概念有其靈性,其具體內涵要看使用的具體語境。現在我們黨的文件中使用的“毛澤東思想”“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鄧小平理論”“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等特定概念中的“理論”與“思想”兩者之間沒有實質區別,思想即理論,理論即思想。將“理論建設”“思想建設”單獨講或合起來講,從大的方面看都是可以的。前面提到的文件所使用的“思想理論建設”的核心內容均是指在不同時期、不同形勢條件下的馬克思列寧主義中國化的理論成果。習近平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指出:“用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武裝全黨。思想建設是黨的基礎性建設。”黨的十九大報告要求弘揚馬克思主義學風,在全黨開展“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的主題教育,用黨的創新理論武裝頭腦,推動全黨更加自覺地為實現新時代黨的歷史使命不懈奮斗。報告講的思想建設,實即理論建設。

三、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是理論建設的根本任務

  我們黨重視理論建設是同毛澤東分不開的。毛澤東本人從接受馬克思主義起就極其重視理論研究。他指出:“主義譬如一面旗子,旗子立起了,大家才有所指望,才知所趨赴。”他感到“知識饑荒”,熱切地搜尋當時所能找到的馬克思主義書籍。他在接受了馬克思主義、樹立起對馬克思主義的信仰后再也沒有動搖過。在第二次國內戰爭前期,在國民黨反動統治的封鎖、包圍和頻繁戰爭的環境中,毛澤東很難得到理論書籍和報刊。他又一次發出“知識饑荒”的感慨,希望上海的黨中央領導同志常寄書報。他深感黨員理論常識太低,為此他十分注重紅軍內的政治理論教育。他抓住了中國革命實踐中提出的基本問題,從理論上回答了紅色政權為什么能存在和發展的問題,開辟了由農村包圍城市、武裝奪政權的中國革命的道路,提出了從斗爭中創造新局面的實事求是思想路線。在長征到達陜北后,他利用國內戰爭向抗日戰爭轉變的有利時機,發憤讀書,尤其是哲學著作,總結中國革命(尤其中國革命戰爭)的經驗,揭露和分析黨內錯誤路線的理論根源,以自己的理論研究和著述極大推進了全黨的理論建設,為即將到來的抗日戰爭做好理論準備。   

  馬克思主義是一門科學,需要我們刻苦學習。離開馬克思列寧主義著作的研究,黨的理論建設無從談起。在1938年召開的黨的六屆六中全會上,毛澤東專門講了學習問題,他指出:“指導一個偉大的革命運動的政黨,如果沒有革命理論,沒有歷史知識,沒有對于實際運動的深刻了解,要取得勝利是不可能的。”我們黨的馬克思列寧主義修養還很不普遍,很不深入。因此,普遍深入研究馬克思列寧主義理論的任務是一個亟待解決的大問題。他還特別強調了黨的主要領導干部的理論學習問題。他指出:“在擔負主要領導責任的觀點上說,如果我們黨有一百個至二百個系統地而不是零碎地、實際地而不是空洞地學會了馬克思列寧主義的同志,就會大大地提高我們的戰斗力,并加速我們戰勝日本帝國主義的工作。”他號召全黨開展學習運動,進行學習競賽。這是我們黨自成立以來第一次把理論學習作為亟待解決的任務嚴肅認真地提到全黨面前。第二年,毛澤東在延安動員干部學習教育大會上再一次講道,我們有“本領恐慌”。“我們要建設大黨,我們的干部非學習不可”“要把全黨變成一個大學校。學校的領導者,就是黨中央。”他從多方面闡述了學習的意義、學習的態度、學習的內容和學習的方法。在毛澤東領導下,理論學習成為黨的一項經常性任務。改革開放以后,黨中央發出“學習、學習、再學習,實踐、實踐再實踐”的號召,提出建設“學習型政黨、學習型社會”的任務。習近平指出:“中國共產黨人依靠學習走到今天,也必然依靠學習走向未來。”

  馬克思主義理論體系博大精深,主要由哲學、政治經濟學和科學社會主義三部分組成。這三部分密切相連,形成一個有機整體,而哲學是基礎,是貫穿于整個體系的紅線和精髓。哲學的這種地位是由哲學學科性質決定的,因為哲學是世界觀、方法論和價值觀,是人類文明的靈魂。毛澤東從中國革命實踐中得出這樣的結論:馬克思主義哲學是高度的和嚴密的科學性同徹底的和不妥協的革命性相結合著的一種最正確的和最革命的宇宙觀和方法論,是指導革命運動人員的必修課。在毛澤東帶動和倡導下,學哲學、用哲學成了我們黨的優良傳統,哲學成了全民族的事業。習近平在新時代繼承和發揚這一優良傳統,在黨的十八大后兩次主持中央政治局會議集體學習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他指出,我們黨自成立起就高度重視在思想上建黨,其中十分重要的一條就是堅持用馬克思主義哲學教育和武裝全黨。他要求黨的各級領導干部特別是高級干部,要原原本本學習和研讀經典著作,努力把馬克思主義哲學作為自己的看家本領,團結帶領人民不斷書寫改革開放歷史新篇章。總之,從理論到實踐都表明,哲學是基礎,是靈魂,是精髓,抓住了馬克思主義哲學的學習、運用和發展,就抓住了馬克思主義的根本,抓住了黨的思想理論建設的根本。

  理論上差之毫厘,實踐上會謬以千里。認真看書學習,弄懂馬克思主義,這是關乎馬克思主義政黨前途命運的大問題。但學習書本理論并不是黨的理論建設的目的。毛澤東提出學習運動,不僅是學習馬克思列寧主義理論,更要學習中國的歷史文化和研究中國的現狀,并將這三者結合起來,進行理論創新,形成中國化的馬克思主義,用于指導革命實踐。

  馬克思主義不是到處都可以套用的宗教教條,不是可以包治百病的靈丹妙藥,而是必須隨著實踐發展而發展的科學。馬克思列寧主義的強大生命力在于同各國具體實際相結合,形成適合各國具體情況的理論,并為各國人民所掌握,轉化為改造世界的強大物質力量。針對20世紀20年代后期至30年代前期在國際共產主義運動中和我們黨內盛行的把馬克思主義教條化、將共產國際決議和斯大林指示神圣化的錯誤傾向,毛澤東指出:“中國革命斗爭的勝利要靠中國同志了解中國情況。”中國共產黨要學會把馬克思列寧主義理論應用于中國的具體環境,使之中國化、具體化。他鄭重而嚴肅地提出:馬克思主義的中國化、具體化“成為全黨亟待了解并亟須解決的問題”,“洋八股必須廢止,教條主義必須休息,而代之以新鮮活潑的、為中國老百姓所喜聞樂見的中國作風和中國氣派”。毛澤東提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命題,是對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經驗、中國共產黨的經驗以及五四新文化運動以來文化革命經驗的科學總結。

  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基本內涵是馬克思主義普遍真理與中國具體實際相結合,形成符合中國實際的馬克思主義。黨的理論研究和理論教育,應以中國革命實際問題為中心,學會運用馬克思主義的立場、觀點和方法,認真研究中國的現狀和歷史,依據翔實的材料加以具體分析,從中引出理論性結論。為做到這一點,克服黨內的主觀主義,毛澤東始終強調社會調查的極端重要性。他一再告誡全黨,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堅持馬克思列寧主義實事求是的學風,就是要從國內外、省內外、縣內外、區內外的實際情況出發,從中引出其固有而不是臆造的客觀規律,即找出周圍事件的內部聯系,作為我們行動的向導。而要做到這一點,唯一的方法就是就要做深入、系統、周密的調查和研究。做社會調查,研究現狀,是理論與實際相結合的基本環節,是黨的理論建設的基本功。要做好這一基礎性工作,就是要走出大洋樓,深入實際,深入群眾,甘當小學生,虛心向群眾學習,下苦功夫,向群眾尋求真理。若靠幾個秀才,在大洋樓里,從書本到書本,從文件到文件,在名詞概念上花樣翻新,是搞不好理論建設的,更不可能有什么理論創新。領導下基層調查研究,倘若把調研變為“調演”,“群眾演,領導看”,那只能自我陶醉,脫離群眾,引起反感,貽誤大事。理論源于實踐,新的理論源于新的實踐,源于群眾和廣大干部的創新。只有解放思想,大膽地試、大膽地闖,不斷發現問題、及時糾正錯誤,不斷總結群眾的創新和智慧,不斷接受億萬群眾實踐的檢驗,才能不斷推進理論和實踐的發展。

  今日中國由過去發展而來,我們不能割斷歷史。因此,黨的理論建設不僅要研究現狀,認識中國的今天,而且還要研究歷史,認識中國的昨天和前天。毛澤東在提出研究現狀的同時還提出要研究歷史,繼承從孔夫子到孫中山的珍貴歷史遺產。這既是對五四以來新文化運動歷史經驗的總結,也是對馬克思主義中國化認識的深化。馬克思主義要真正成為與中華民族血肉相連的思想理論,那它不僅要與中國現實的政治、經濟、文化等實際相結合,而且要與中國的歷史文化實際相結合,從而具有中國內容、中國作風和中國氣派,為中國老百姓喜聞樂見,真正做到大眾化。中國化馬克思主義既是中國革命、建設和改革實踐經驗的科學總結,也是中國歷史文化的結晶,是中華民族智慧的理論總結。毛澤東曾尖銳地批評,只懂外國不懂中國歷史的馬克思列寧主義學者,這是忘記了自己的祖宗。丟了馬列老祖宗固然要亡黨亡國,忘記了中國自己的老祖宗那就成了中華民族的不肖子孫,就中斷了中國歷史文化的血脈,同樣也會亡黨亡國。作為中國的馬克思主義者兩個老祖宗都不能丟,中國共產黨人應是中華民族優秀歷史文化遺產的繼承者和弘揚者,中國化的馬克思主義應成為當代中華民族的靈魂。我們必須充分認識到,馬克思主義能在中國生根、開花和結果,除了中國社會現實的需要外,還同中國是一個歷史悠久、文化豐厚的國家有關。今天諸多馬克思主義學者們依然對歷史文化知之不深,因而只能任憑歷史學家們去說,容易受騙上當。人家說尊孔,他跟著尊孔。人家說王陽明心學,他亦跟著說王陽明心學。諸多馬克思主義理論家們對此無發言權。這種狀況到了應改變的時候。理論家們千萬不能把研究歷史看成只是歷史學家們的事,認為與自己關系不大。當然,對中國歷史文化要一分為二,文化傳統中既有精華,也有糟粕,要以歷史的、辯證的觀點進行具體分析,切忌片面性、絕對化,既不能搞歷史虛無主義,也不能搞復古主義,而是批判繼承,古為今用,將其精華融入馬克思主義,豐富發展馬克思主義。    

  實踐發展無窮盡,理論創新無止境。盡管我們取得了偉大的勝利,但仍處于并將長期處于社會主義初級階段,我們距社會主義現代化歷史任務的完成還有相當漫長且艱難的路程。無論是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社會發展規律的認識,還是對共產黨執政規律的認識,我們仍然面臨諸多難題,一些高中級干部的理論修養亟待提高,黨的理論建設任務依然任重道遠。輿論宣傳要有憂患意識,謙虛謹慎,切莫輕言發展。

  總之,馬克思列寧主義是中國共產黨指導思想的理論基礎。中國共產黨靠馬克思列寧主義真理、靠實事求是、靠科學贏得革命、建設和改革的偉大勝利。“注重思想建黨、理論強黨,是我們黨的鮮明特色和光榮傳統。”思想理論建設是黨的基礎建設、根本建設。思想理論建設的根本任務則是堅持解放思想、實事求是、在實踐中檢驗真理和發展真理的思想路線,把馬克思列寧主義普遍真理與中國客觀實際及世界時代特征、中國歷史文化實際三者結合起來,不斷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代化、大眾化。毛澤東思想、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科學發展觀和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是中國共產黨百年歷程中馬克思列寧主義中國化的理論成果,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歷史進程中形成的偉大理論的集大成,也是百年來中華民族為人類文明和思想文化發展所作出的貢獻。       

(作者:許全興,中共中央黨校教授)

網絡編輯:彩虹

來源:《毛澤東鄧小平理論研究》

 

發布時間:2021-02-01 21:17:00
彩神-入口